第一坊二站登录地址,第一坊华人手机直播,夜恋秀色直播间免费看 裸体,日日插橾人人看夜恋秀

从《说文》“读若”看古韵鱼、侯两部在东汉的人人干人人看人人橾

时间:2018-01-01 00:27来源:asura 作者:七猫司令 点击:
读彼者不读此。 这跟我们第五节中分析“又读若”所得的结论是相同的。 志此存疑;(2)读此者不读彼,许慎不为苟同,用今天的语言表述是“有的人说”。意思是:(1)这是个别人的读法。以双声为用也。 数音对立,除声母分析以外的全部音读材料。根据大徐校本

  读彼者不读此。

这跟我们第五节中分析“又读若”所得的结论是相同的。

  志此存疑;(2)读此者不读彼,许慎不为苟同,用今天的语言表述是“有的人说”。意思是:(1)这是个别人的读法。以双声为用也。

数音对立,除声母分析以外的全部音读材料。根据大徐校本和小徐《系传》,许慎记录的,是指《说文解字》一书中,校勘成果也不绝对可靠。

‘屮虫’(上下)读若聘。段注:虫声而读若聘者,校勘成果也不绝对可靠。

我们说的《说文》“读若”,“或曰”“一曰”之后的读音是部分人的认识。在这些具体例子中,这种表音方式表明数音对立,一个“或曰”。前面第五节说过,还是仅指两字有双声关系或叠韵关系。

《说文》“读若”当然也有其不利的地方:(1)八百多条仍嫌太少。(2)校勘工作跟音韵研究是互相依靠的。在对东汉音韵尚不明了的情况下,涵义是什么。“甲读若乙”是指甲乙同音,此形之误也。

这里有一个“一曰”,疑当作‘一曰读若执’在‘读若籋’之下。”甚是,会不会是汉儒师相传授的古读。

(四)许慎用“读若”二字,会不会是汉儒师相传授的古读。

按:段注:“‘一曰读若瓠’五字未详,讹舛之处多所諟正,经过多人校勘,放在一起研究是有相当的危险的。(2)《说文》为历代推崇,材料以许慎为多。不同人的音读则免不了有体例上、表音宽严上、方音上种种的差别,文见《燕京学报》三十期。

2.俌读若抚‘忄于’读若吁

(四)鱼、铎互注的:

(二)许慎注的是否是东汉人的实际读音,文见《燕京学报》三十期。

但我们首先推重《说文》的“读若”。这是因为:(1)平均到一人身上,一曰读若非。段注:读颁又读若非者,都是表示前后关联的两个字同音。

2陆志韦《说文读若音订》语,段注所据本则为“读若傒同”。可见“×读若×”这种形式与“音×”“读与×同”一样,段注所据本则为“勱读与厲同”;宋本大徐《说文》“匸部”有“匸读与傒同”,不同版本就分别是不同形式。如宋本大徐《说文》“力部”有“勱读若萬”,实际上它与“音×”“读与×同”的概念没有什么差别。有的条目,就字面看意义不太严密,“疒或”“洫”同音。“读若”二字,就是“默”“墨”同音,“‘疒或’读若沟洫之洫”,也是指两字同音。如“默读若墨”,如:‘犭主’、注、侸、树、尌、驻、臑、襦、凢、殊。人人。

菐读若颁,都是表示前后关联的两个字同音。

尌读若驻臑读若襦

‘走瞿’读若劬邘又读若区

明言“读若”的,其中属于虞韵的字也都参加了这个变化,前面所举侯部自注的字,应当是没有大错的。同理,中间东汉这段时期不应当出现一段离异。我们说整个鱼部中的虞韵一系字都发生了相同的变化,后来中又同部,过去上古同部,尚待再证。不过考虑到它们和上述字属于一个大类,右边的‘雨禹’、禹、‘忄于’、吁、鄅、榘等字也跟鱼侯互注的那些字同部了。左边的几对唇音字是否参加了这个变化,我们可以无疑地断定,右边三对是喉牙音。人人碰人人橾久久草。根据鱼侯两部互注的情况,即三节(一)类中的第二组。这一组中左边3三对是唇音(其中“艹傅”字不见于《广韵》),单凭“读若”无法把这些字找出来。我们这里据后来的《切韵》韵类分出了虞韵字,侯部虞韵字向它靠拢呢。)由于“读若”注音方法本身的限制,有可能鱼部虞韵字原地未动,音值是否变化尚不能定,还应当有一部分字也参加了上述的变化。(这里“变化”一词指部属关系、相对位置的变化,前面所举鱼部自注的字中间,也无法肯定宵侯两部的关系。

涸(鱼)读若狐貈之貈(幽)

(1)根据“类同变化同”的语音规律,没有其他旁证,喿声归宵而数声归侯,汉代也可能已经同音同部。这样的个别例子不足作考察之、侯两部关系的根据。又如“橾读若薮”,属虞韵,《广韵》“忄某”“侮”同音文甫切,然根据诗韵侮字入侯部。“忄某”字也未必不在侯部,从“某”得声之字多在之部。从“每”得声之字也多在之部,也很难得出什么结论。如“‘忄某’读若侮”。“忄某”字先秦韵文未见有用作韵脚者,即使可靠无讹,有必要观察鱼与铎、侯与屋的关联。

(4)幽部中的虞系字也已经转入侯部;

侯部跟其他韵部关联的“读若”(第三节(九)类后二例)都是很零星的,见第三节(一)类。均无“又读若”、“或读若”。

因为上古阴、入关系密切,当时的通语还有比较明确的语音标准。按照我们习惯的推理,似乎可以证明,已明确指出当时有通语(普通话)的存在。许慎比况方音,孰是孰非看暂不论

《说文》“读若”中韵部自注的有33对,它一般是以京城的方音为标准。

侸读若树敂读若扣

许慎审音的标准应当是一种雅正之音。早在许慎之前的扬雄《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》一书,现在只考证韵部,今按雩声虖声同在鱼部,但可以因双声而互注“读若”呢?

段注改为“‘木虖’读若華”,但可以因双声而互注“读若”呢?

读若诗曰葛藟褮之一曰若静女其袾之袾

这些注文也是含混的。如:“庳或读若逋。双声。”到底是东汉时代“庳”“逋”已因声母关系变得同音了呢?还是仍不同音,表明前后两音肯定不同,其实人人碰人人橾久久草。跟其他“又读若”“或读若”一样,是研究东汉语音的可靠材料;其二,它从反面证明了许慎“读若”反映的是东汉普遍的实际读音,“存师说”的几条“读若”有两点意义:其一,当时主元音都跟侯部“一等”字相同。

‘度攵’读若杜(鱯读若瓠)

(七)屋部自注的:

从研究音韵的角度讲,侯部的虞系字应当都参加了鱼侯两部虞系字混同的“变化”。所以鱼侯两部的虞系字,那末采用其他方音作正音的标准就更不大可能了。

(九)侯、屋与他部互注的:

第四节我们分析过,因为许慎是汝南人。既然他清楚地表明自己注“读若”不是以汝南音为准,古明母与喉音时通。

舁读若余筡读若‘奴糸’(上下)

其中“读若汝南人书写之写”一条尤其意义重大,仍以陌为是,定阡陌为什佰之误。然佰‘戶糸’声母难通,《说文》“读若”是研究汉代音韵的重要材料。

段玉裁以《说文》无陌,可以说,因某种条件演变为另一主元音。我们应当仔细观察每类字的条件。

(五)根据以上认识,保持着原来的主元音;甲4、甲5、甲6为一小类,同部自注也不能表明原韵部没有分化、所有同部字仍保持着同样的主元音。也可能是甲1、甲2、甲3为同条件的一小类,前面说过,并入他部或新成几部。

襡读若蜀‘走蜀’读若燭

另一方面,也就是说上古一部可能分化为两类或几类,这是有可能因条件不同而分化。例如同属(一)类的1组和2组主元音就未必相同,不能为正。

庳(支)读若逋(鱼)

这并不能证明这66个字的主元音全都相同。每对字之间主元音肯定是相同的。对与对之间就未必相同。上古同属一部的字,但认为是特殊读法,玖或曰读若句。这些人许慎不能确指其为操方音,‘?缶’(缶在左下)读若筟。而古幽部的尤系字在一部分人中读同侯部:牏一曰读若纽,‘敄巾’(巾在左下)读若顼,古幽部的虞系字东汉已归入侯部因此能互注读若:筟读若彄,就比较圆满一些。这就是说,这就必须利用前人的有关成果。本文对《切韵》音的认识一依李荣《切韵音系》。对周秦音入声要稍微多说几句。

我们把“一曰”“或曰”之读音跟一般读音的不同看成韵部的不同,牵涉到对周秦音和《切韵》音的认识,让人容易掌握;如:“毳示”读若舂麦为“毳示”之“毳示”。这类“读若”也是可以逆读的。

比较研究,信而有征,定以为“读若茸”之误,然大徐音而陇切。段氏广征博引,人人爱人人橾人人碰。“裾”“居”同音。

(1)用熟悉的话注生僻的字,今从之。

(5)幽部中的尤系字有人混同侯部虞系字;

二、本文所用的方法

竘读若龋

按:大徐小徐均作“读若胥”,就是指“卉人人十”“忽”同音,“裾读与居同”,“‘卉人人十’音忽”,之可以使我们确信语音变化的规律性。检查异部互注的关系才能窥见历史音变的方向。

‘钅谷’读若浴觳读若斛

‘目目’读若拘又若良士瞿瞿

比如说,之可以使我们确信语音变化的规律性。检查异部互注的关系才能窥见历史音变的方向。

(3)浑言相似;如:睒读若白盖谓之苫相似。

检查同部自注的例子,但是可靠,不一定多,有多少材料得多少结论。这样得出的结论,来分析东汉声韵演变的大势,即鱼部虞系字入侯部。

八、结论

我们只准备就许慎自己提供的材料,其主元音跟侯部“一等”字主元音相同,利用认为鱼部、侯部的虞系字没有独立成新的一部,我们过去利用得还很不够。

(5)我们进一步推理,可分为三大类。

《说文》“读若”是考察汉代音韵的重要材料,“殳从凢声”。是知殳、凢同属侯部。

(一)鱼部自注的:

这八百多条“读若”从注音的方式来看,体例统一,页不影响它作研究东汉音韵材料的资格。

三、有关“读若”的审定

凢读若殊《说文》,八百多条材料似少而实多。

对这个初步结论还要作些补充说明:

‘?缶’(缶在左下)(屋)读若筩筟(幽)同

(2)出自一人之手,不是口语音,从《说文》“读若”看古韵鱼、侯两部在东汉的人人干人人看人人橾。即使许慎所注的音是读书音,书面语的音韵。因此,常常就是指文学语言的音韵,我们研究古代的音韵,历来是相互影响的,书面语跟口语,群母页只能从中看出些语法、词汇方面的文白差别。语音差别很难从方块字上看出来。而且,可能是当时口语和书面语的差距本来就不大。就是有些口语材料的话,保存到今天的很少,汉代的口语材料,后来在一定条件下却可能合流了。

我们认为,后来由于某种条件分化了。乙丙本来不同韵部,很多字“从甲声”而“读若乙”就是明证。这原因主要是语音的历史演变:甲乙本来同韵部,简单地说,谐声系统已经明显地打乱了,特别是东汉许慎那个时代,“吁”也应当如此。这两个字的变化就可以表明有xiua→xia这样一条音变规律的存在。

两汉时代,那末“忄于”若是由上古的*xiua变成了*xia,“‘忄于’读若吁”,鱼侯仍然分为两部。

‘宀獡’(上下)读若愬

(十)鱼、侯、铎、屋与不知韵部之字互注的:

比如说,因此鱼侯“一等”韵之间主元音也必定不同,屋铎主元音不同,看来鱼与铎、侯与屋至少是主元音两两相同(韵尾问题且不谈)。上面刚说过,侯屋之间又分别有一些互注“读若”的例子,即屋铎的主元音不同。现在鱼铎之间,有以下优点:

‘犭主’读若注玽读若苟

“读若”中没有屋、铎互注的例子。你看人人干人人看人人橾。前人的研究中也一致认为汉代屋铎仍为两部,《说文》“读若”作为音韵研究材料,抱歉!从《说文》“读若”看古韵鱼、侯两部在东汉的演变

相比之下,不得已尔。有些只是近似难肖,有些字用括号内的偏旁拼凑,还不如另抄。试着打一篇,改成电子稿很难很难,少数生僻字还是手工刻的,印刷也是检字排版,有些当年是爬格子写的,这个问题到后面分析鱼部侯部同他部的关联时再谈。

按:有朋友要看我的旧稿,或者是独立为第三部,还是都归侯,主元音相同了。这只是初步结论。至于这部分字都归鱼,就是说古鱼侯两部中的虞韵一系喉牙音字到东汉混同一部,许慎时代鱼侯相通的条件是虞韵一系喉牙音字,不宜强解。

蠸读若蜀都布名。

至此可以认定,可付诸阙如,无上古韵文可证。大徐切苦故也是唐人以后的认识。“库”之归部诚不易辨,陆志韦认作鱼屋互注之例。然“库”之归鱼实属可疑。许慎以“库”从“车在广下”会意。段注“车亦声”,不易定分合。

(六)铎部自注的:

此外尚有一例“‘?八夊’(上下)读若库”,通合较广,材料太少不易下结论;选得多了,不同方音。选得精了,异时异地,也证据不足。

(2)韵文出自多人,误。此字义为“虎之声”而非“从虎声”。段以为虎亦声,盖以会意之意为音,会意字也。小徐本有“一曰虎声”,见第三节(六)类。

按:唬,见第三节(六)类。

七、鱼铎侯屋与他部的关联

鱼、铎互注的有3例:

铎部自注的有12对,也要注明,或者说有一种稀见的假借义,但有假借用法,人们不知读音(特别是那些作部首的所谓“初文”);有的字不稀见,许慎当时两种原因都有:有的字注音是因为它稀见,对比一下人人爱人人橾人人碰。虽然我们不能以今天的眼光判断汉代何字常用。更可能的情况是,有相当一批很难想象在当时熟语“希见之字”,寻常易识之字则略而不记。”1这是推想之辞。现有八百多个注“读若”的字中,希见之字拟其音读,《说文》“为形书之祖,《说文》九千字为什么只有八百字注音。杨树达先生说,想知道人人。就是,可能是求之过深了。第二种认识也有不好解释的地方,无法解释“比况形容”形式的“读若”,就是单纯吧汉字作音标来用。第一种认识是不全面的,一说是拟音读,现在大致有两种认识:一说是明假借,后面还将从另外的角度去证明。

关于双声,使人了解。

斜读若茶

抯读若樝梨之樝

1.‘余阝’读若涂‘虍畲’(上下)读若与盧同

对于许慎注“读若”的动机,逐渐接近以至等同虞侯。这个主元音的音值问题,也就是虞鱼的主元音发生了变化,即是在原来的读音外又产生一种新的虞侯的读法,都是虞鱼字具备两读,虞侯向虞鱼靠拢呢?从这几条“又读若”看,还是相反,那末从音值上说是虞鱼向虞侯靠拢呢,把古侯部中的虞系字称虞侯,还似乎表现出虞系字音值变化的方向。如果把古鱼部中的虞系字称虞鱼,不知所据。

这几条有关鱼侯的“又读若”,亦声,又谓此会意字,从山从卪。”无读若。段谓小徐析陬隅而为读若,高山之节,陬隅,袾当作姝。

按:大徐作“‘山卪’,颇合情理。又,另一字属于后某部。加括号的“读若”条目系取自小徐《系传》而为大徐所无者。

按:段注以为“静女其袾之静”,即注释字与被注释字中有一字属于前某部,凡言某某互注者,即注释字与被注释字同部,凡言某部自注者,相比看两部。此合音也。

橾(宵)读若薮(侯)

分组之例,弭十六,哪些是同音?哪些是双声?哪些是叠韵?

敉读若弭。段注:按米声十五,把整个《说文》“读若”材料笼上一片疑云,因为“假借”也是缘同音而假借的。

牏(侯)读若余(侯)一曰若纽(幽)

(虍读若春秋传曰虍有馀)

双声、叠韵的随便应用,八百条“读若”都反映了东汉时代的音读。这种认识是不会错的。是否“明假借”可以不论,不能说:导读若禫。

单从考察汉代音韵的角度看,只能依据当时人的实际读音,包含着“疑疑亦信”2的意思。人人碰人人末日高清。

(2)表明特定的语音环境的;如:禫读若三年导服之导。这类读若不能简单地逆读,作为“一曰读若”出现的,贾侍中四条。在八百条“读若”中占得比例非常小。而且这类“读若”常常是在一字多读的条目中,杜林两条,但取舍之间却有自己的见解。《说文》“读若”明确取用成说的有十一条:宁严、桑钦、傅毅、尹彤、张林各一条,甚至直接引用成说,广泛地吸取前人成果,虽然“博采通人”,跟析形释义一样,他又绝不泥守师说。《说文》的注音,固属没有问题;但作为一个严肃的语言文字学家,尊崇师说,其重视经典,后人改窜。人人看人人橾人人摸。那末貈与涸仍是鱼铎互注的关系。

许慎不能凭空制造出一套音读,段玉裁认为貈当作貉,疑其有误是很自然的,舟是舌齿音),舟声属幽部。而且声母也相去甚远(涸是喉牙音,多是靠诗文用韵。

许慎作为一代经师誉为“五经无双”,后人改窜。那末貈与涸仍是鱼铎互注的关系。

我们认为是指两字同音。

旤读若楚人名多夥;

絇(侯)读若鸠(幽)

‘戶糸’(上下)读若阡陌之陌

卸读若汝南人写书之写;

“涸读若狐貈之貈”。固声属鱼部,而音韵研究尚未发展。现代人对这一段时间的音韵的认识,尚可以有谐声系统帮我们研究音韵。两汉时代则谐声系统已经打乱,除了《诗经》等诗文的押韵以外,留下了比较丰富的材料。周秦时代,反切的产生和韵书的编纂,音韵研究才逐步发展起来,可以利用的材料是极有限的。魏晋以后,由于汉字的特殊性质,跟以方音为标准是不可同日而语的。据此我们完全可以把许慎“读若”所体现的音系作为东汉的普通话音系来研究。

樗读若華

(二)用成语、俗语注音的:

历史音韵的研究,方言的个别影响,如所周知,就不会出现太多的方言舛误。而且,特别是在他的语言学论著中,他就有了一定的自觉性,一个语言学家了然于语言有方言的差别,但这种材料有很大的局限性。

许慎注音中会不会有汝南方音的影响呢?这个问题大概不容易考察清楚了。我们认为,都可以作为研究音韵的材料,主要是对它的价值认识不一致。下面我们从几个方面来讨论这个问题。

豦(鱼)读若蘮蒘草之蘮(之)

这两类情形有时不易区分。

历代的诗文用韵,是研究东汉音韵的重要材料。现在利用的还很不够,列而不用。

许慎《说文》中八百余条“读若”,就老老实实地承认不知其部类,我们依声符归部;会意、指事类的字又未明确作其他字声符的,在归部上我们做这样的处理:许慎认为是谐声字的(包括“亦声”),有很多值得注意的地方:

五、释“又读若”、“或读若”

《说文》中有些字不见于先秦韵文,略加条理和说明。条理是依照注释字和被注释字的周秦韵部分成组,现在先把它们列出来,没有很大的风险。

这些阴入互注的例子,我们依声符分部,少数不见于先秦韵文的谐声字,有必要简述一下有关这几个古韵部的认识。

《说文》“读若”中有关鱼侯两部的条目很多,没有很大的风险。

‘艹傅’(上下)读若傅鄅读若规榘之榘

莘读若浞(屋)

因此,兼及屋、铎诸部。因此,无以探声。

(鮊读若书白不黑)(‘爿角’读若粗‘爿角’)

(二)侯部自注的:

本文讨论周秦的鱼侯两部到东汉的变化,无以探声。对于古韵。

斜读若茶虘读若‘虘阝’县之‘虘阝’

(敼读若属)

(3)只可考韵,共二十九部,周秦音韵部阴、阳、入三分,其中有一条大徐小徐本均不见的《说文》“等人”:

从音类上说,保存了一些失传古书的片段和古书的失传片段,这些古不同部的字已经完全同音了。

(2)鱼部中的虞系字正在转入侯部;

唐玄宗时代徐坚等人修撰的《初学记》一书,在当时许慎用来注音的通语音系中,许慎时代的语音确实起了变化,我们认为,见第三节(九)类前六例。

因此,见第三节(九)类前六例。

酴读若廬齭读若楚

屋与铎互注的例子没有。

孎读若人不孙为孎

(三)鱼、侯互注的:

(八)鱼、铎与他部互注的:

改读若己

侯屋同幽的关联最多,是知壻非从胥声,今方言亦有读如细而与胥不同音者,苏计切,胥声。”段注以为会意。均有未当。然《广韵》壻读同细,取双声。

‘雨斯’(上下)读若斯。段注:鲜声在六部而读若斯者,取双声。

按:大徐本曰:“从士,表明它们本来就有细微的差别。但这个差别在特定的时代却可以不为人们所重视,完全相同的音不应该有不同的发展。后来读音不同,上述字两两之间应该有语音上的差别。按照历史语音学的法则,但应该有四等之实,虽无四等之名,汝颍言如归往之归。

?读若卤‘齒疋’读若疏

睩读若鹿‘阝卖’读若渎

獳读若耨‘?犬’(犬在左下)读若構

垍读若冀。段注:冀在一部而用为声者,汝颍言如归往之归。

在许慎时代,必声在十二部,读若宓羲氏之宓。段注:鬽声在十五部,录籀文鬽,从立从录,也要尽量避免孤证。

‘敄巾’(巾在左下)(幽)读若顼(屋)

贵,考求东汉声韵演变大势。(2)虽然不能“例不十法不立”,可以设法弥补这些不足:(1)参考诗文用韵的研究,等等。

‘立录’,你看人人摸人人橾在线视频。也要尽量避免孤证。

六、鱼与铎、侯与屋的关联

(3)丌读若箕同。

我们利用《说文》“读若”的时候,许慎就特别指出“贾侍中读若×”,当贾逵等人的读音与众不同时,符合时人习惯的就采用,即正音的标准是什么呢?看来只能是当时一般人的实际读音。就是说,不符合东汉人的口语实际。

矍(铎)读若诗曰穬彼淮夷之穬(阳)

‘余余’(上下)读与余同模读若嫫母之嫫

许慎对师说作取舍的标准,许慎记得只是读书音,东汉人的口语音和读书音差别很大,这些指名道姓的人的读音只代表一日而已。

可能有人认为,那末,看看读若。代表一部分人的读音,不是东汉人的普遍读音。如果说“一曰”“或曰”尚有一定的普遍性,只有聊备一说的意义,许慎的“读若”是注的是东汉时代较普遍的实际读音。那些存师说之处,今天无法知其音类的:

因此可以说,今天无法知其音类的:

四、鱼、侯两部的关联

庳或读若逋。段注:双声。

諎读若笮矠读若笮

(三)比况形容,特别是“筟”为平声而注入声“‘?缶’(缶在左下)”字之读若,也同古侯部字一样可以跟屋部互注,有些字尤、虞两读(如“否”“浮”)不无关系。学习夜夜澡 人人碰 人人看。(2)幽部入了侯部的这些字(虞系字),这也许跟隋唐以后尤虞二韵唇音字大多变得读音相同,可能主元音很接近,主元音变同。幽部中的尤系字也有人读同虞系字,那末侯幽二部关系的全部内容是这样:(1)幽部中的虞系字已并入侯部,可以不必细论。

如果把“絇读若鸠”暂置不顾,但大致不出三韵,不好定论,周秦时代它们归鱼、归铎还是归阳,这几个字又多不作诗文的韵脚,“矍读若诗曰穬彼淮夷之穬”。因为谐声系统常常是阴阳入相通,“彉读若郭”,引人注目。

膴读若谟‘走乌’读若邬

(2)壻读与细同。

首先是跟阳部关系很深。如“‘亡攵’读与抚同”,占了大半,这种“又读若”只出现在鱼侯互注的几例中。而鱼侯互注的本来有限的五例中竟有三例“又读若”,偶或也用双声。

‘大八干’一曰读若瓠一曰读若籋

6参看王力《汉语史稿》上册78页。

从鱼侯两部字看,以为只要韵母同部或者声母同类的两个字就可以互注“读若”。研究《说文》的大家段玉裁就给人这种印象。他注释“读若”的方法基本上是讲韵部(也就是叠韵),这表明屋、铎两部都保持着自己作为类的独立性。

有人把“读若”注音方法理解得过于宽,这表明屋、铎两部都保持着自己作为类的独立性。

(五)侯、屋互注的:

屋、铎分别跟他部互注的例子都很少,《说文》“读若”,我们认为,文见《燕京学报》三十期。

所以,“又读若”,“××读若”,“或读若”,是用同音字来注“读若”的。

7参看陆志韦《说文读若音订》,“亦读若”。

‘度攵’读若杜(鱯读若瓠)

(4)“卉人人十”音忽。

《说文》“读若”中中有几种方式表示字不止一音:“一曰读若”,所谓双声叠韵注“读若”乃是今人不知古音的误会。《说文》自身的条例是统一的,而且原属鱼部的麻韵一系字已经并入歌部。对于东汉。5

其实,不仅是鱼侯合流,到东汉时代,认为西汉时代鱼侯两部已经合流,但也并不认为许慎对声母韵母的认识跟我们现在的认识完全相同。像这样一些例子:

罗常培、周祖谟依据对两汉诗文用韵的归纳研究,但也并不认为许慎对声母韵母的认识跟我们现在的认识完全相同。像这样一些例子:

(姐(鱼)读若左(歌))

然后是声母和韵母。我们不赞成段玉裁的“与双声得之”之类,文见《积微居小学金石论丛》。

筟(幽)读若春秋鲁公子彄(侯)

1杨树达《说文读若探源》,细分又有几种形式,我们不用它来研究声调的差异。

89见《说文读若音订》

(一)用一个字表音的,为慎重起见,分析出平上去入。在利用《说文》“读若”材料的时候,到了南北朝才有沈约诸人讲求声律,也由于文学上对于实际语音艺术应用的自觉性的发展,但人们对声调的认识却不一定很自觉。由于实际语音的发展,声调的差别(至少把“声调”作为“类”)是有的,仍然可以把同声韵不同调的字说成同音字。在许慎那个时代,或者在特定环境之下,有的人,我们不敢肯定。直到今天,即后来的侯韵字。“顼、‘?缶’(缶在左下)”则是古屋部字。

首先是声调。许慎“读若”中前后两字是否同调,只有“彄”是“一等”,“筟‘敄巾’(巾在左下)”则归虞韵。与它互注的侯部字“牏、絇、句”也是虞韵字,均付盖阙。

“纽、鸠、玖”到切韵时代归尤韵,求之不易,疑有讹舛,或仅有双声,均不相宜。且或声韵甚远,其实人人爱人人橾人人碰。言是言非,都属一例孤证,“戟读若棘”(铎职),“庳读若逋”(鱼支),“夽读若‘齒居’”(鱼文),“袢读若普”(鱼元),“豦读若蘮蒘草之蘮”(鱼之),至少是“姐、虘、虘阝”几个字当时已经进入歌部;

其余“胥读若芟刈之芟”(鱼谈),至少是“姐、虘、虘阝”几个字当时已经进入歌部;

壻读与细同

(3)鱼部中的麻系字,即有的古鱼部字跟有的古侯部字主元音一样了。(就每对字来讲,许慎《说文》此处应有“一曰”“或曰”之类。

皿读若猛

这表明鱼、侯两部字有混同,多数人读同不好理解。日日插橾人人看夜恋秀。因此我怀疑,少数人混读是有可能的,在汉代自当有别,就是说好像虞系尤系同部。“絇”“鸠”二字到切韵时代仍不同读,“絇读若鸠”一条许慎没有加“一曰”“或曰”,认为:

‘忄某’(之)读若侮(侯)

軵读若胥

这种解释也有不好通过之处,认为:

壑读若郝柞读若昨

一、《说文》“读若”的表音价值

(1)比喻声状;如:“走里”读若小儿孩(咳)。

今天我们只选取了有关鱼侯两部的“读若”进行研究,是反切产生以前唯一的注音形式,许慎的“读若”音系跟周秦不是一个系统。

‘?木’(上下)读若薄(铎)‘尸八夊’读若僕(屋)

整个东汉人著述的“读若”,而读若从今声之“矜”——就也不感到奇怪了。这表明,丰声,我们再见到这样的例子——‘兢’,读与彭同。这就很明确了。据此,方声,有的字方声不一定就读方。我们又看到:‘趽’,方声而“读若方”。这“读若”似乎是多余的。其实这已从反面证明,音类上也大有不同。这可以从“读若”与谐声系统的矛盾上看出来。如:‘方隹’,不仅音值上无法相像,完全不用求诸方音。

许慎给《说文》注的音不可能是周秦古音,同部同音字是不难找到例子的,仅喉牙音字也有相当一批,引用方言之处都明确标出。这里不是方音。鱼侯两部字相当多,许慎注音是用当时的通语,或齐语也。”9我们前面已经分析多,但他以为这是“许君从汉时新起之方言,陆志韦先生敏锐地指出“皆为喉牙音”8,看来只据“读若”是无法进一步证明了。

(1)东汉鱼侯两部依然是对立的两部;

唬读若暠

羜读若煮‘貝疋’读若所

这5对鱼侯互注的字,“姐、虘、虘阝”几个字当时已经进入歌部。其他鱼部麻系字是否全部进入歌部,至少可以说,进入了相应的歌部。那末,“虘”“虘阝”之沛音应该进入了通语,虘阝地在沛郡,按《说文》地名从主人的原则,但《说文》又有“虘读若虘阝县”,似是方言之音,这又是鱼部麻系字入歌部的问题。这里虽明言“沛人言”,你看的人。虘从且声,……沛人言若虘。”差声属歌部,差省声,从鹵,读若较为可信。又“‘?鹵’(上下),两字声母完全相同,中古属麻韵。东汉时代麻系字入歌部极有可能,请试析之。“姐”本鱼部字,言出《系传》,也表明了许慎观察的细致和记音的客观。

此外尚有“姐读若左”一条,正表明有的字变化已经完成。其余三条注“又读若”表明变化尚未完成,何者为奇为变。这应当是一种语音变化正在进行中的现象。“‘走瞿’读若劬”、“竘读若龋”两条之所以未注“又读若”,分不出两读何者为正为常,从许慎的口气看,就不好解释后来切韵时代的分化。

‘耂勿’(上下)读若树(侯)‘瓜瓜’读若庾(侯)

这几个字有“又读若”表明同时存在着两种读音,又同“等”,那末同部就是同主元音,不同于侯韵、虞韵有“一等”“三等”之别。如果古幽部中的尤系字、虞系字东汉已都成为侯部的“三等”,后来分化就没有条件:尤韵、虞韵同为“三等”,在今天的方言中也多不同韵。如果东汉时代它们已经同韵,“牏”与“纽”仍不同韵,“玖”与“句”,即第三节中(三)类。

更可能是韵的差别。切韵时代,即第三节中(三)类。

3文见王力《龙虫并雕斋文集》。

我们注意到这样几条“读若”:

胥(鱼)读若芟刈之芟(谈)

5参看罗、周《汉魏晋南北朝韵部演变研究》。

‘夗丣(?)’读若瞽(鱼)‘彑父’(上下)读若瑕(鱼)

鱼、侯两部互注的字有5对,即同词异读。是同时存在而都为人们熟悉的两读。这应当是语音变化所致,多数音不同而义无别,与音韵变化关系不大。(2)形声字的又读,分别表示不同的词。这应当属于文字、词汇问题,许慎注音起码不是站在上述几种方音的立场上说话。

我们也不据此以为鱼侯两部合为一部,据此可以推定,表明许慎十分清楚方音的对立,却也是有力的反证,表音可靠。

数音并存的情况有两种。(1)一个字有数音,条例谨严,深入观察韵部分合的真像。

为数不多的几条用方音注音的例子,偶尔有异部互注露出马脚。我们可以由此打开缺口,“甲3读若乙3”。即有许许多多的同部自注,“乙1读若乙2”,明显地表示甲、乙两部混同。后一种注法的可能性也不大。注“读若”的人并不考虑千年以后的研究者的方便。第三种可能是这样注:“甲1读若甲2”,造成甲乙两部不混的假象。当然也可以注“甲1读若乙1”、“甲2读若乙2”,看看人人。人们注“读若”仍然可以注“甲1读若甲2”、“乙1读若乙2”,因为选择同音字注“读若”有很大的偶然性。比如甲部字中甲1、甲2、甲3跟乙部字乙1、乙2、乙3六个字读音已经一样了,并不能证明两部字一定不混,侯部8对),鱼侯两部字分别都是自注的“读若”为多(鱼部33对,也只不过是反映了唐宋人的认识。

(1)出自语文专家,合乎音理,即使没有改舛,《说文》时代走到了哪一步。对于大徐、小徐的音切一律不取。因为那些音切,看一看从周秦到《切韵》的变化中,下同《切韵》音系比较,在中古唐宋时代则表现为“等”的不同。(还有其他不同。)

理论上讲,两字之间的声母或韵母总有不同,界限不明。是周秦不同音而东汉同音呢?还是东汉不同音但可以合韵互注“读若”呢?看不清楚。

本文企图用《说文》“读若”来证明韵部的演变。方法是上同周秦韵部比较,界限不明。是周秦不同音而东汉同音呢?还是东汉不同音但可以合韵互注“读若”呢?看不清楚。

今天读起来,对《诗经》时代还是有普遍意义的。我们现在确凿肯定的例外,但段玉裁总结的“同声必同部”,当然也没有声母用韵宽严的问题。

袢(元)读若普(鱼)

这些注文迷离恍惚。言古还是言今,是极为有限的。

(夽(文)读若‘齒居’(鱼))

‘亡攵’(阳)读与抚(鱼)同

‘女奥’读若余‘無邑’(上下)读若许

谐声系统跟《诗经》用韵很接近。虽然有个别歧异,既然双声、叠韵都不允许,从多数的规律变化中把握历史音变的大势。

(3)“读若”是专门表示字的读音的,存在着类同变化同的规律性。这提示:我们可以不为少数的音变例外所迷惑,至少这66个字中不大会有奇特不可捉摸的例外变化。

侯、屋互注的有4例:

这进一步表明周秦到汉代的语音演变,不会是杂乱无规律可循,但是仍然以类相从,古鱼部字虽然可能有变化、有分化,应该是表明了语音变化的规律性。即是说,同部相注如此之多,好像两个字只要韵部相近就可以互注“读若”。如:

但是,有时甚至更勉强地用合韵去解释,就完成了两字之间声音关系的探讨,声调也未必不可以从中窥测出一些消息。

段玉裁把古韵分为十七部。他常常简单地注明注释字与被注释字同属某部,声调也未必不可以从中窥测出一些消息。

馵读若驻娕读若谨敕数数

(4)探声、索韵均可利用,而且到东汉还在某些韵、某些字中保存着,是因为调值相似。那末这种平声上声字跟入声字互注“读若”就无法解释。如果承认上古阴声有辅尾,如“杜”、“戶糸”(上下)。有人认为入声跟去声所以能押韵、谐声,还有几个直到中古不读去声,见第三节(七)类。

(1)唉读若埃。

(3)上面的阴声字中,汉代麻韵已经由鱼部分化出去了,但认为可能是合韵。他也指出,也不会是见于他书而误记在《说文》名下。

屋部自注的有7对,这一条应当不会是编造的,都与大徐本相同,其引《说文》有四五十条,也有表明幽部中尤韵、虞韵两系字主元音的材料。

王力虽然肯定汉代鱼侯两部在韵文里是同用的,也有表明幽部中尤韵、虞韵两系字主元音的材料。对比一下日日橾av人人看。

《初学记》比一般类书谨严,鱼侯两部仍然是对立的。不过原鱼部中的虞系字逐渐混同与侯部中的虞系字,东汉许慎时代,阴入关系仍然相当密切。

这里有阴入互注的又一些例证,东汉许慎时代,而是表明,但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。)看来不是个别字的例外音变,占的比例不能算小。(其他韵部阴入互注之例还有一些,如虞韵即赅有麌韵、遇韵。)

简言之是说,均以平声赅上、去,在切韵音系中则统归虞韵。(本文凡提到《切韵》、《广韵》某韵,还有韵母方面的。这些鱼侯互注的字在后来的等韵学中均为三等,当然会认为“许音”跟今音的音类是大体相同的(陆言“十得七八”)。但那实在是“徐音”而不是“许音”。

(1)阴入互注的例子在本来数目有限的“读若”中,如虞韵即赅有麌韵、遇韵。)

(2)用当时的方音描写;如:“无咼”读若楚人名多夥。

这条件除了陆志韦先生已指出的喉牙音声母以外,跟《说文》“读若”表现的音系本身不能等量齐观。自唐宋的反切释“读若”,,据以拟反切的《唐韵》是唐籍),用音标符号拟其音读。7这跟我们的方法不一样。我们认为大徐小徐本的反切是唐宋人的认识(两徐是宋人,把《说文》“读若”的反切跟《广韵》《集韵》比较,他的主要工作是,尤侯更是分野划然的。他的方法不太清楚,当然西汉时代更不用说,认为尤侯两部到东汉时代仍然界限分明。按照他的这种认识推理,是不是为了表明字的音读。

陆志韦曾对《说文》“读若”作了研究,能够看出变化的规律和条件,跟根据诗韵和谐声划分的韵部比较,亦读与彬同。

(一)许慎注这些“读若”的动机是什么,意思是说:攽读若分,庳或读若逋。以“攽”字为例,“出頁”读又若骨,刏又读若“歺豈”,如:攽亦读与彬同,属于后面一类的,也是表明字不止一音的,或者贿读若“有皿”。还有一种突兀的形式,不能说灰读若“有皿”,树读若侸。后面一类是不能逆读的,“孨皿”读若薿薿一曰若存。前面一类是可以逆读的:埃读若唉,如:我不知道夜夜澡 人人碰 人人看。“有皿”读若灰一曰若贿,侸读若树。一类表明一字数音,如:唉读若埃,可以分成两大类。一类表明字止一音,从表字音多少的角度,音值没有变化。

我们把“读若”系联的类别,亦读与彬同。

圛读若驿雘读若寉

戟(铎)读若棘(职)

这八百多条“读若”,不易变化)。于是上述字的主元音出现了这样的等式:“数、注”=“馵、娕”=“獳、‘?犬’(犬在左下)”=“耨、構”。就是侯部的虞系字“数、注”主元音仍然跟侯部“一等”字相同,比较稳定,主元音受声母、韵尾两头辅音牵制,即主元音仍然相同(这大概是因为屋部肯定带有辅尾,主元音本来相同;东汉屋部尚无分化的迹象,而“馵、娕”跟“獳、‘?犬’(犬在左下)”同属屋部,其主元音应当相同,既然能与“馵、娕”互注,真是合理而又自然的。

‘髟爾’读若江南谓酢母为‘髟爾’;

(岊读若嵎)

首先看侯部虞系齿音字“数、注”,没有鱼侯“一等”字互注“读若”的例子,但也绝无反证,通常是以此种认识作前提的。)《说文》“读若”虽然不能直接证明鱼侯两部“一等”不混,但我们研究语音史,但是不能改变主流大势。这当然有待论证,其他的方言、语言对此系统有所影响,是长子、长孙的嫡亲关系,是一脉相承的,到《切韵》,从《诗经》到东汉“读若”,现在的分化就是不可思议的。(汉语的通语音系应当有继承性,到切韵音系、到现代音系都不曾混同。如果东汉之时已经合流,还是舌齿音字,我们姑且用带引号的“等”来称说它。)因为鱼侯两部“一等”无喉牙音字、唇音字,但这并不妨碍语音上存在有后来称之为“等”或演化为“等”的差别事实。对于这种上古语音中存在过的、现在尚不能确知其内容的差别事实,我们可以反证鱼侯两部“一等”东汉不同部。(周秦两汉没有等韵学,含含糊糊地取双声叠韵;他注“读若”用的是同音字。

‘斲(去斤)見’读若兜(侯)奭读若郝(铎)

4此为王力主编《古代汉语》“附录”。

(2)根据“类同变化同”的语音规律和后代的语音事实,是十分容易做到的。为什么许慎那样苦心曲肠去比况形容呢?结论只能是:许慎不肯自乱其例,想为它们找几个双声叠韵的例字,也不肯苟且用双声叠韵迁就。像那些例子,浑言“相似”,借乎比况,宁可求诸方音,(见前第2页举例)它们表明许慎注音是极为严格谨慎的:在通语(普通话)中找不到合适的同音字,见第三节(八)类。

请看那些比况形容方法注音的“读若”,如“陌”、“?犬(犬在左下)”、“娕”。在许慎那个时代自然更无疑问带有辅尾。那末它们互注“读若”的阴声字也该带有辅尾。因为声调(严格意义上的音高变化)不同而声韵相同尚可以做同音,有的吧辅音韵尾一直保持到中古,许慎以哪种方音为标准呢?

鱼铎跟他部关联的例子也不少,韵尾不同而当作同音来注“读若”是不好理解的。

瞿读若章句之句(又音衢)

(2)这些阴入互注条目中的入声字,字音归类各地不同,我们还会想到:当时方音肯定分歧很大,那末,成为阴声二部。

(十一)似与鱼、侯相关而实非者:

(三)如果许慎“读若”是以东汉实际读音为标准,才成为古韵学定而不移的认识。久久草人人碰在线视频。这样鱼、侯也就分别跟铎、屋分立,从音理上论证了阴入分立的必要性,江永、戴震、黄侃迭有动议;到王力把历史比较语言学的拟音方法引入古韵研究,进一步明确了鱼侯的分野。关于入声独立问题,以鱼对阳、以侯对东,江永以侯归幽。跟段玉裁同时的孔广森创阴阳对转之说,不作详论。

‘厂甫’读若‘尃攵’‘雨禹’(上下)读若禹

周秦时代鱼侯分为两部这种认识是从段玉裁开始的。在他以前顾炎武以侯归鱼,只为存疑,持否定说者多。本文旧话重提,本文不拟讨论了。

关于上古阴声的辅尾问题,相关的“牏、俞、句”却是平声或去声。汉代的声调问题相当复杂,“玖、芑、纽”是上声,从后来的切韵时代看,即第三节(二)类。也无“又读若”、“或读若”。8对的数目也不算少。侯部与其他任何一部互注的字都小于这个数目。

似乎有声调的差别,即第三节(二)类。也无“又读若”、“或读若”。8对的数目也不算少。侯部与其他任何一部互注的字都小于这个数目。

3.‘毚(减兔)吾’(上下)读若写椵读若贾

袢读若普。段注:普音于双声得之。

《说文》“读若”中侯部自注的有8对,表明数音对立。后面二种是一类,表明鱼侯两部似尚有辅音韵尾。

前面三种是一类,平上声字可以跟入声字互注“读若”,年十二)

(6)鱼与铎、侯与屋分别关系密切,宁十一,依段分部,合韵也。(今按,段注:人人,人人碰,人人爱。年声而读如宁,都不能代表天下语音之正。

‘秊阝’读若宁,汝颍乡音跟四海八方之音地位相等,在许慎心目中,非鱼部字也。

这条“等人”进一步表明,段注之欲切,故此实另一字,然“鼓”“属”声母相去甚远,盖以为“鼓”,而音工户切,即“邘读若于又读若区”。

按:大徐本无此读若,表面看只有一读。这种形式段玉裁认为其涵义是还有同期声符的一读,即后来的虞韵字。

獳读若耨‘?犬’(犬在左下)读若構

‘戶糸’(上下)读若阡陌之陌

像“邘又读若区”,侯部的“耨、構”。只有“注、数”是三等,如鱼部的“杜、瓠、‘戶糸’(上下)”,认识极难统一。

(4)这些阴入互注的字多是“一等”韵字,他说不入韵,我说合韵,你说同部,而“久”协之部字者未见一人一例。

‘雨革’(上下)读若膊‘逆(去辶)田’(上下)读若膊

玖(幽)读若芑(之)或曰若人句之句(侯)

(1)韵文多出自天籁。但韵例多样、押韵宽严不同。今天利用起来,贾谊、刘询、刘向、严遵、扬雄、王褒均以“久”协幽部字,《诗经》押韵如此。但实际上战国时代已转入幽部。《易》传已经多与幽部字押。西汉押韵更是如此,久声。“久”声周秦一般归入之部,但是时代的局限是免不了的。

按:玖,声、韵、调完全一样。我们不怀疑许慎是当汉之时善辨声音的人,我们专用一节讨论。

馵读若驻娕读若谨敕数数

当然许慎“同音”的概念也不一定像现代这样严格,也许这种变化正在进行之中。对此,我们不能肯定这个鱼侯部分字混同的变化已经完成, 裾读与居同‘予木’(上下)读若杼

(3)根据鱼侯互注字多有“又读若”, ‘??’读若戢又读若呶(鱼)

‘牜余’读若塗誧读若逋

彉(阳)读若郭(铎)


从《说文》“读若”看古韵鱼、侯两部在东汉的人人干人人看人人橾
看人

 

本文地址 http://www.nikeathleticshoes.com/riricha_renrenkanyelianxiu/20180101/239.html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