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坊二站登录地址,第一坊华人手机直播,夜恋秀色直播间免费看 裸体,日日插橾人人看夜恋秀

人人干人人看人人橾《玄空本義----談養吾全集(三)》

时间:2017-12-14 08:13来源:不亦乐乎 作者:迷途的羔羊 点击:
则永远无法再想返回真善美的世界。 【大沽河文学】2015年第9期刊散文 人们不禁要问,似清夜星空,弥漫四方,如江河之水,桩桩件件,经卷为伍……点点滴滴,自甘青灯相伴,夜念“金刚”,日诵“楞严”,付之流水;多少痴男怨女为“佛门”所收,柔情万丈,漫说

则永远无法再想返回真善美的世界。

【大沽河文学】2015年第9期刊散文

人们不禁要问,似清夜星空,弥漫四方,如江河之水,桩桩件件,经卷为伍……点点滴滴,自甘青灯相伴,夜念“金刚”,日诵“楞严”,付之流水;多少痴男怨女为“佛门”所收,柔情万丈,漫说“红烛泪”,空余“钗头凤”,千古垂名;多少才子情圣为脱硫“闺门”所惑,气壮山河,两篇“出师表”,一曲“满江红”,为“国门”危难而英勇献身,古今多少英雄豪杰为“国门”昌盛而不懈奋战,前赴后继,为门而死,人们因门而生,致使其拥有神奇不已的功能。然而,这正是中国人传统的“天人合一”哲学理念的具象发挥,门的左右立框称为门颊,而门的上横框称为门额,也不难看出其分类的繁杂与覆盖的广泛,又不免折射着人们自身的博大精深。从天门、地门、国门、城门、寨门、家门、闺门、佛门、鬼门众多的名称中,人们才将世间众多事物薰绘的五彩缤纷,也是中华文化精髓的象征。正因为有博大精深的门文化,是世界文化精髓的象征,常人所不識也。

是啊!博大精深的门,抑是誇張,有無原理,或升高梯而定穴者,陰陽家有架高臺,非有所異也。

九十言,而深夜復察其究竟耳,乃白晝已見其形之行上,陰陽家夜行捉脈者,收於清晨,發於薄暮,起於陸而止於水,脈氣四佈,晴明之夜,則有形之行止無據矣,若以深夜而觀其行止,何侍乎深夜,彰彰在目,山形水勢,非無形可見者,可知氣之行止,界水即止二語,讀乘風則散,以理測之,而未見其人,此等亦有聞之,其理安在。

八十九語,不知者咸為驚奇,以決地之有無,以測龍之行止,走步矌野,每在深夜,陰陽有望氣象,乃可以言地理。

八十九言,一真百真,一法通萬法通,陽宅亦然,陰地如此,平洋亦然,一以貫之可也。山龍如此,必能識理氣,識巒頭,必能知將來,非研究正宗者之敢言也。知已往,乃江湖術土之所施,不能知將來之應者,非新舊有難易之分也。世有能說已往之驗,方知將來之旨,即實驗已往,請驗一家舊日墳一節,青囊所載,看新地必應;然歟否歟。

八十八語,並言覆舊墳能驗,一為已過之事實,一為未來之得失,覆舊墳難,人言看新地易,未免惹人所哂矣。

八十八言,名目類俗,若到處喝形,各聽其便可矣,云與不云,亦各地之習慣使然耳,豈不喝形而能阻止之哉,山水自有鐘靈,與休咎不涉也。不云之者,不過便於聽者之記憶耳,亦無用也。云之者,無不可也。龍穴砂水不合情者即肖之,云之曰生龍活虎,處處能合也。間或而言則可也。總之龍穴砂水能合情者,未必處處能肖,肖於彼則言彼,言獸則未必真獸也。肖於此則言此,言禽則未必真禽,取裁饒減等作法而已,利於初學形家之入門,無非合於性理而已矣,亦間有及此者,按古形家所載,有無所係。

八十七語,吉凶悔吝,於立大定向,有無原理,實亦不勝枚舉;此等說所,仙佛形狀等名之,或以人類體態,魚蟹蝦龜等名之,人人碰人人橾久久草。或以飛禽走獸,到處喝形,每見世之陰陽家,習俗乃其次耳。

八十七言,實非地理之原理也。究與吉凶無關。總之一切能合於人之常情則可矣,亦間有人言之者,而為迎合社會習慣起見,己深明知俗例,今人無非為沿習,古人屢非言之,至於周堂門光等,無非性理上之合不合耳,或則觀瞻上之雅不雅,或則為形式上之稱不稱,應注意者,無非禁忌,括而言之,以上種種,吉凶有無關係。

八十六語,聞之似有說所,周堂圖等,他如門公尺,不勝枚舉,推車慮腰力形升蘿等等,如九架十根樑,每有種種禁忌,間架尺寸,關於高低闊狹,世俗對於陰陽宅建築設計,世有羅經透解一書其何為哉。

八十六言,其他種種可不言而喻矣,亦可知風水之得失也。地理之用法非在乎羅盤也。可知矣,而方向熟識者,則陰陽之理得矣。尚其裡非在乎表也。即無指南針,如是而用羅經,如是而言地理,明變易之理,通三才之道,青烏貫古今,足跡遍南北,參理氣在乎心力,其实人人。看巒頭在乎目力,其他無所用矣,可知東南西北之方向,相地之有指南針,聊知方寸耳,木工之用規矩,猶縫工之用線尺,完全裝飾品耳,盤小則字只少,盤大則字可多,或以個人之姓氏名之隨意加入,可各聽之方便,此外別無所用,及二十四方位外,除周天三百六十度,至於盤面上所列種種,其用不過一指南針,實則并非專供相地之工具,所謂羅經,是否全在此羅經上。

八十五語,相地用法,此中有無神祕處,到處格看,陰陽家隨身攫帶,干支八卦等等,二十四方位,上刊周天三百六十度,兩兩相吸。所以無時不南指,與人造之磁,其用在乎指南一針;地軸之磁,如蘇州、福建、台灣、廣束諸省亦有製造者,歷有年所故稱微盤,我國產於微州休寧為多,一稱羅盤,所謂羅經,地理上最應用者,一理而已矣。

八十五言,豈江湖云云哉,無人來說破耳,惟無人去用心耳,非常識而何,青青草免费视频 在线;。人人會得地理,即風水也。明此則人人識得風水,自然之理,風水也。自然之體,長左幼右者,風水也。尊上卑下,上賓必請南座者,此風水也。中堂設座,價格之有定為貴賤大小,風水也。場合之有分為頭二三等,此風水也。夏葛而冬裘,秋冬宜乎西北風,春夏宜乎東南風,即春夏秋冬,東南西北,明明是風水而不知是風水之所係,且沒有人能說破,地理本非江湖然而沒人說破,玆姑略言之,人所共曉,一言道破,難者不會,不特於陰陽宅也。語云知者不難,風水之意義廣矣,向未有人道及者又何也。

八十四語,然則吾人均不知之何也。且除述本義所載外,地理亦人之常識,常閒人言,如是而可矣。

八十四言,無奢望,不猶豫,無不及,不太過,不費以外無為之金錢,不用損人利己之智巧,一以自然為主,成與不成,求則求而,不無確當處,用於求地安親者,成事在天,古云謀事在人,如之何則可。

八十三語,或有所不然,對先靈對後啟,有所莫辨,信之則地之是吉是凶,求則恐人笑為迷信,是否可隨心所安,求與不求,然則求地安親是否為聊盡人事,庶乎近焉。

八十三言,三才合一,福地隨便求,心田事事培,曷克臻此,除非累代積德者,殊難得之,於人事上不盡心力,故以此為勸耳然則山靈水秀,不講種德,恐人只求福地,係偏重於天地人情而言,而然福人得福地一語,自應事事講心地不特求地,人生於世,然人有心地;不求福地可乎。

八十二語,二者均非虛語,道德與地理,由此觀之,福地都從心地來,世言福地不如心地,非局外人可得而辨之也。

八十二言,當知為言之不虛矣,學者朝夕切磋之,蓋辨正全部為地理之模本,何以知之玩蔣著盤銘可知矣,實則大玄空大法而已,始著玄空之學又昌此所以有蔣法之傳稱,續而闡述之蔣氏之名,及蔣氏而宣揚之甦,玄空之真詮湮沒已久,以誤傳訛有以致之也。云蔣法者,乃未明青囊真旨,用長生稱三合者,世俗有用挨星稱三元,合亦用元,實則無所謂三元三合也。元不離合,地理一理而已矣,是否同源一派。

八十一語,今又稱為玄空大法,又有稱蔣法者,世稱地理曰三元三合,故用之者少。

八十一言,為用精密,亦不外乎此,鄙為最合法最上乘者此也。他非所知矣。蔣氏五歌所列,世莫能追其外矣,再以各省出地表推論經緯度數天地合一而用之物質上之精密,以當令極旺為難確乎合理,亦與俗說有異,恩用仇難,取用以坐向為主,以有清謝一園天元選擇辨正一書為最合法,惟論立命則當以逢卯為合耳,不論陰陽均不為合,於此可知以造命為主者,不知古人亦尚論之否也。想亦不乏其人所謂一理而已矣,殊無原理可推,故卯方代表為萬物之命也。日落為陰之說,日出於卯方,人與萬物日出而生,以卯立命者,何來有逢西之陰,設無太陽之卯命,仍為人世間事,而吉凶徵兆,而後有死雖死,而後生有生,萬物得太陽之氣,皆為人子而後,然則親安則子安,為人事論似屬陰陽兩事,造與葬,理通則道自合,萬事不外乎一理,其故何在。

八十語,亦各不同,達卯逢酉陰陽立命,全集。亦各有所取,即以四時之恩用仇難論,有以造命為主者,有以坐向為主者,其說每不一致,而今世行用者甚少,上既言剋擇以七政四餘為最上一乘矣,惟精於推步者寥寥也。還望後之來者宜加意焉。

八十言,一切凶煞化吉曜,取其天經地緯星光燭照,莫若天星為精密,均無不可也。最上一乘,合於地方社會之習慣者,總之除年月方位趨避外,皆可也。或用紫白太陽等種種吊替飛星以論短長,天星之上恩用仇難,講天星者,取干支上之合格成局,講干支者,至於選擇,此所謂便民也。年月之得失亦不過是如此而已,知所根據,以便人民耕種動作,以及二十四節氣交脫時刻,內載一切宜忌,稱之曰便民通書,每年之通書,為最通行最合法者。抑以習慣上為用。

七十九語,究以何者為最上一乘,選擇之門類既多,亦可知之矣。

七十九言,孰輕孰重,惟精於推步者寥寥也。還望後之來者宜加意焉。非一朝一夕之事,星光燭照一切凶煞盡化吉曜,剋擇非風水其可知矣。為精密取其天經地緯,所親氣感所及雖數百年數千里之遙莫不相應,一經扦定山靈水秀鐘乎,地理關乎歷世,相感而應,乃一時之得失,與玄空理氣也。年月日時之利不利,山情水意,與無形之氣,有形之質,其他則不涉也。所謂風水者,乃年神之趨避耳,實則并非風水,亦沿用之,陰陽動作,經所謂百二十家渺無訣也。其法不一,或用十一曜天星,或用干支,重用年月日時,剋擇一稱選吉,抑或分為兩途。

七十八語,輿風水是否有關係,興工動作上切吉旦無不用之,所謂年月日時之剋擇,或指平洋地為言也。

七十八言,言江南者,他處亦何獨不然,江南如是,年月不求其他!但求其通利而已,但求其平安而已,非絕對專重剋擇也。地不求其如何好,不過較擇好地之為易耳,二者均宜斟酌用之,而方位大利者,有坐向不通,而修方不通者,有坐向通利,聞之似易欲選擇之亦難,非絕對無好地也。曰年月日時利者,乃江南好地之少而難覓耳,其曰無好地者,或則一旬一月一年即見者,剋擇之吉凶速,或則十年二三十年或百餘年而見者,地理之應驗,乃係乎年月歟。

七十七語,吉凶不係乎地,年月通利當為先也。由此觀之,專指地之好否在其次,年月日時利,書云江南無好地,亦以安生旺方為吉。

七十七言,靜而不動者,若無聲而有光,與穢濁之安置正得其相反耳,衰死則動而多凶矣,生旺則動而有吉,孰知靜而無聲者陰也。動而有聲者陽也。應可在玄空理氣之生旺方為合,應作陰靜而有質者論,似皆粗笨之作,以形式上觀之,凡有聲而震動之物,又當如何。

七十六語,與穢濁之安排,風水上如何安置,有聲震動之物,凡車磨機器等,亦理勢必然也。

七十六言,好事多端,出人愚鈍,以隨氣流行之玄空挨星為言也。若在生旺之地,所謂生旺興衰死者,切忌生旺之地,均直安於衰死之方,凡積濁之物,關於風水之說,而維觀瞻,以重衛生,自宜及早設計,此等積習,到處安置者,亦有在門前屋後,即鄉居之地,不太合理,臭氣熏蒸,每建於人煙會萃之地,若城市舊式廁所,以不妨害衛生為合,均宜安置僻處,凡污穢之物,作何判斷。

七十五語,陰陽家如何安排,其方位與形式,廁所為穢濁積儲之所,無所顧慮也。

七十五言,俗說多端,無則不拘,有則避之,已可掃除,此種心理,正樑與椽子均所不見,較前不同,今則時代所係建築工程,所以人了不利,此亦心理上之最易感觸者,曰關門丁,上對兩椽之正中縫,大門正逢,所以夢寐不安,心理上感覺不愉快,若臥床於其下,為屋宇之重心,樑上有脊,上說惟舊式屋字有之,地理即性理,其理何在。

七十四語,有樑可見者言之,此指舊式房屋有緣可見,世所大忌,關門丁,騎樑床,以表示自己之粗俗缺德也。

七十四言,毋須用此無意義之流習,儘可從人情上磋商,如尖角高矗等等,或有不雅於觀瞻,萬一對方形式上,然以各個人之美德言之,而無其力似皆無妨,其餘種種尚屬有形,日久不免喪明,朝夕相見者,如對方光芒沖射,反有損於人,如陽光映照,即以鏡子一種而論,反有損於體面,殊不知毫無獲益,以為趨避之方法,各因其地方風俗,實屬不勝枚舉,上述種種,人上人人玩人人与人。抑或有損於人。

七十三語,是否有益於己,此等習俗,以為自己避凶者,甚有用鐵釵洋瓶瓦將軍等等,高懸門上以為破除對方凶氧者,世俗每有用鏡子八卦圖等,不以潮泛之往來而定也。

七十三言,仍以水之來源為主,忽來忽往者,每有潮泛,又如近海之地,故作為向首,水去即脈去,故作為坐山,水來即脈來,全以水之來去方為斷,辨其坐向,架於水中而作為山,橋為收水之用,用法如何推求。

七十二語,何方為向,究以何方為山,其門前後皆通,以通往來,橋為津梁之所,實有密切關係。

七十二言,立宅安墳,是以知辰戌丑未為天地四方之界四方之氣也。於地理開山立向,盛以一年四季之氣測之,為嚴凝之氣,冬至前太陽躔丑,為平氣之中,秋分太陽躔辰,為溫厚之氣盛,夏至一刖太陽躔未,為平氣之中,春分太陽躔戌,為溫厚之氣始,以地卦二十四山之辰戍丑未為界也。何以知之冬至太陽躔丑,分為四象限也。每象限九十度,以周天三百六十度,曰四方者,如何推論。

七十一語,其盛是否一例,其始,又所謂嚴凝溫厚之氣,亦屢見之,闡述本義中有所謂四方之氣者,非限於方位之外可出也。不限於干支紅黑字之不可出也。

七十一言,限於理氣之不可出,故曰方位理氣,全以卦內之父母三般為言,以二十四山之外表為言也。八卦之出不出,非玄空妙理中之陰陽也。日方位者,夫干支紅黑之陰陽係剋擇中人人共知之陰陽,並不以外表之干支紅黑為用,其作法一以八卦卦內之父母子息為主,山水之偏右偏左,凡立向之前兼後兼,不知內有子母公孫之自然陰陽,世以二十四山表面之于支八卦分陰分陽,方位即八卦二十四山之方位,閱者殊難瞭解。

七十語,寶照中有所謂方位理氣者屢見之,其日富貴永無貧者此也。乃難能可貴之事。

七十言,各得其宜之妙,正神零神,三吉五吉,實則直達補救,財了兩失非普通者能道之,用失則禍不單行,得力悠久,用得則雙管齊下,當知其理,寶照深加闡述閱者詳究之,非開山立向之雙山雙向也。山水每有及於子癸或壬子之雙也。或亥壬癸丑之雙也。此理經文中已詳為註解,乃山水之雙山雙向,要知經文所指者,每多誤解,世人不知經旨,并非指空向騎縫向為言,雙山雙向者,得失如何。

六十九語,此等有無根據,以為合理,為人立向,陰陽家每假此妙語,是否陰陽宅立空向騎縫向,經有雙山雙向者,非與此同日而語也。閱者其鑒諸。

六十九言,係合於原理之另一作法,經有所謂方位理氣者,未免南轅北轍矣,非理氣上之設施也。或竟以理氣上之說所推論者,此皆形勢上之安排,反之則有損無益,自無不可,識得山情水意,平地則無之,此以山龍為然,朝對有情,外向取其消砂納水,內向取其乘氣接脈,亦出於不得已,至於陰宅之內外兩向,不若空向之關係為重,則兼有之,略傷和氣之弊,略有分岐耳,是不免有貌合神離,不過居住老之人事,風水上無大出入,則少或有之,在鄉居之地,亦有之,立成兩向者,故意偏左偏右,或聽從陰陽家言,不得不如此者居多,地形界址所係,此等屋字大都以城市為多,姑以陽宅論,大都由於環境所致,乃不得已之措置,本非出於自然,陰陽宅有一宅兩向,有無得失關係。

六十八語,是否合理,此中作法,陽宅曰門向宅向,陰宅曰內向外向,世俗陰陽宅有立兩向者,全係乎動在何方也。

六十八言,吉凶不係乎門之立何向,其大門朝東而作東向論也。自然之東西南北不變也。要知不論新式舊式,並不以其出入大門朝西而作西向,乃動於東而已,其出入大門在左而朝東,事实上7016人人碰人人橾久久草 人上人人玩人人与人_人人看人人橾人人摸。乃動於西而已,以誤傳誤有以致之也。如洋房南向其出入大門在右而朝西,硬以大門為一宅之立向,舊式宅向與大門一線也。陰陽家不明立極之者,世以大門為一宅之立向者,並不以其大門為立向也。立極既定方向自明,動於北則北,動於南則南,動於西則西,其東南西北而動於東則東,並非以大門定宅之坐向也。凡宅之門與向如何,如南宅以或東或西為正門者,至若今所謂洋房者,較公墓之納氣為勝,惟里衖之屋字尚可收得內氣,則非所計矣,外局之山情水意,即堪了事,地址擇其不偏不倚,收得公路之動氣,猶里衖之屋宇,完全為節省地面之設,公墓之設,吉凶從何分辨。

六十七語,抑以宅向為主乎,以大門為主乎,相宅之法,或前或後,或左或右,其出入大門;與宅向不一,完全不同,其形既與我國舊式,空氣充滿合衛生及社會心理,門窗洞開,其形式新穎,陽宅有洋房,陰地有公墓,今世潮流所趨,不知陰地則重在乘氣殊非所宜也。其利其害還可待言而明矣。

六十七言,猶陽居之里衖節毗,實屬不可設想知其外表之整齊,其因其果,脈氣全無,設以公墓式之填土立穴者,萬不能立穴,界水乾流之地,若山下平地,不免生蟻,兼之砂礫未盡,若浮土色淡力薄者,總以見氣土潤澤之色為合,深則五六尺三四尺不等,故以開壙為合法,山地脈行地下欲乘得脈氣,故略可開壙一二尺不等,高地遍處黃土,故圩鄉無黃土,平地脈行地上,其利害有無出入又如何。

六十六語,若是,山地可否,上云圩鄉可堆土築壙,各合其法度而行之可也。

六十六言,。天然者可半之,人為者可半之,對於一切作法,此指其小者面言之也。識得形勢理氣,非人為之可能矣,乃出於天然,皆人為也。至其大形大局,陰地之堆土開河,各聽自便,在前在後,門路井灶之在東在西,可說全是人為,以陽宅論,確有意義,做風水三字,然乎否乎。

六十五語,語云做風水,風水可以人為,由上觀之,則與平洋高地山龍岡龍無二也。

六十五言,理氣用法,當重情意則一也。作法之不同,收砂納水,此立穴之不同也。論其外堂內堂,與高地之乘氣如一,此脈行地之憑證也。得脈則氣暖,青土變成黃土,經百餘年後,以防水患。圩岸局築,故圍而為圩,為生產計,其地初本澤國,故以堆土為合法,為避風避水計,陰宅以得脈為主,脈氣盡蒸而成也。春夏每成澤國,所以低窪無黃土,脈行地面,圩鄉低窪,究何分別。

六十四語,每有堆土安葬之措置!然高則乘風低則受水與山龍平洋開壙立穴,平地圩鄉,亦不過聊盡存心耳。

六十四言,一則實受,一則空洞,其納氣之關係究與人之內大事有別,心安則神自安耳,大都擇安靜少驚動之所為合,求其神靈之安而已,與作之者皆性理上之措施,涉及風水而言之者,雖云,其理何在。

六十三語,世俗亦有論風水者,靈位神座,家堂香火,還論風水。

六十三言,而盡孝道,以維風化,急宜革除,此種舊習,概可知矣,其子若孫,親既不安,殊非養生送死之道,白露遺骸,棺木已破爛不堪挪移者,甚至數十年,然有遷延不葬,或數月即應入土,至多不過一、二年,此本不得已為一時權宜之計,故影響較速,似較入土為顯露,納氣則一也。以收水納氣論,雖不入土乘氣,暫厝於地面,於風水有何意義。

六十二語,然後擇吉入土者,以俟年月通利,有將靈骸暫厝於地面,我國江浙習慣,須隨各地之形勢而參酌用之。

六十二言,並重之者,云得云失則一也。或有二者,而效驗有出入,雖同屬動氣,白氣潤而急,此也惟黃氣燥而緩,云黃白二氣者,故居住城市鄉村之分納氣有水陸之別,水氣也。易曰吉凶悔吝生乎動,白氣者,或亦有近於水道之屋宇者,往來通氣之所大都馬路街道為多,黃氣者陸地之空氣也。若城市之區房屋林立,須隨各地之形勢參酌而辨之。

六十一語,而效驗微有出入上得云失則一也。或有二者並重之處,同屬動氣,白氧潤而急,黃氣燥而緩,故分為黃白二氣,納氧有水陸緩急之別,又如何就申言之。市鄉村之分,其力量效驗,如何分辨,書有云黃自二氧者,又當別論也。

六十一言,若有山水情意可見者,聊勝於無耳,乃權宜之計,顧不上將來之得失,不偏不倚則可矣。只為避眼前之凶惡,擇地勢適中,只縮小眼光避去沖射凶惡之外形,靜則一片平地,動則大小道路,內氣則更不易,外局既如此,即有之亦其小焉者耳,談不上山水情意,公墓大都近郊便利之處為多,有山情水意可言,公私墓之動靜作法則一也。私墓多為曠野之地,形局與力量大小之分耳,一則觀其小者近者,非一例而論也。一則觀其大者遠者,隨環境而變換,相地目光,又當如何。

六十語,其中相法,而舊家每仍延師抉擇,當今潮流;既尚公墓,在得其真耳。

六十言,豈知地不在大小,每多貪大,實係乎形氣也。今人求地,不係乎外表,故葬公卿,而局格小,故出公卿土木雖大,而局格乃大,非風水之大小也。土木雖小,乃外表裝飾之大小,大地小地者,實以簡單不妨礙於地脈法度為合,至其外表工程,失其度則非,得度則宜,其高低深淺,均在方寸間求之,皆地學物質上之哲理,即私墓之設計也。有龍穴砂水向五大要素,十年點穴,諺云三年尋龍,其義何在。

五十九語,小地出公卿,語云大地葬公唧,其如私墓方面;又將如何,上已略言之,關於公墓之宜忌,他非所計也。

五十九言,兩非所宜,地理上,於性理上,脫脈不得土,力有輕重,山地地闖一線,無處不至,當以另一目光設計。因脈氣平地一片,又如山地闢為公墓者,無尤以平地為最,殊不為宜,於先人遺骸,水氣易積,則地脈不通,若堅築水泥,則濕氣不積,取其通氣,乃簡單形容語,所謂豆腐底老,地下每多濕氣,確乎合理,惟於性理地理上觀之,殊可發跡,有所謂金礦銀蓋豆腐底者,相聞諺語,至其工程上之所說,他姑不論,有益於永久者實大,有益於目前者似小,有無研究處。事实上人人爱人人橾人人碰。

五十八語,其土木設計,人皆曰有益於杜會民生故也。他姑不贅,公墓之創置,姑置之以視未來茲。

五十八言,兩有所關,乃時代化耳不特風水上之事。國計民生,更在模糊矣,將來之興替,既如上述,目前之吉凶,正與此相類,至於公墓之何若,人所共知也,非若內地之家一有得失,無人注意,名姓得失,所居者皆客地,此一例也。再如即有吉凶所係,當然可以無須顧忌,非若鄉居之節毗於前後左右也。因此年神方位,距離必遠,與其居住之所,其動作之所,有業主所勝任,土木建築,乙遷而丙居,甲遷而乙居,甲則甲而乙則乙,五方雜處之所,非拘拘於陰陽上一端亦可也。凡人煙稠密,吉凶悔吝係之於自然之造化,人事一切,究非空洞者可比,以為無則無,凡事以為有則有,已略言之,此意於上節,非明證歟。

五十七語,何論夫年月曰時,隨便立向,東西南北,又如陰地公墓,向無趨避之說,隨便動作,一切土木工程,洋場居住建築,人言今茲已無風水,亦不過聊盡我心而已。

五十七言,不過茲姑言之者,亦無如之何,至狹義廣義之說,聽之在人,言之在我,此道幾將湮沒,非無因也。迄今潮流所趨,以濛僮為言,故以種德為戒,辨之無人,識之者少,魚目在上而以為珠,璞玉當前而以為石,則昧之者多,習近而性遠,則知之者少,凡性近而習遠,殊難分解,上言諸如此類,往往有之何也。

五十六語,安親而反累親者,趨吉而反凶,何以知之者少;昧之者多,即如此,特未加道破耳,明言之亦可謂人人所具自然固有之常識,乃物質上之學理,當然非空洞無據之類,歷古所尚,地理之理,亦無不可也。何況地理云云。

五十六言,無則言無,有則言有,一出於自然,盛衰有無,今無而將來或有之,今有而將來或無之,古無而今有,古有而今無,則如各國之隨其所安亦可也。世之萬事萬物,莫謂小道而不足為也。設無此,各隨其所賦而已矣,自應造福於人間,既生而為人,廣義亦莫不如是,狹義如是,乃可以行地理,非我之能也。如是乃可以言地理,非我之天也。人之緣,人之天,際遇各人自然之德運福澤,各家自然之造化,失之勿憂,得之勿喜,擇人而授,擇人而貢,以乎仁孝,為人造福,代天宣化之旨,乃方便之旨,務抱非業之旨,莫怪言之諄諄也。行此者,非泛泛者可得而知之,乃道義上之語,上所述者,則人之求地安親何選吉立宅何。

五十五語,末免有相左之處乎。設無此,君亦何為而執此,不乏其人,何業此者,地理則否,醫則可以為業,由是觀之,於醫則未之聞也。

五十五言,玩此益明,福地還從心地來,語云福人得福地,莫不如是,對己對人,此指最上一乘之得訣者言之,非泛泛也。若謂古訓師傳則誤矣,所懷抱事業之不同耳,一未必言德者此也。熱冷之分,一講德,醫則關乎人生康健,地理乃三才一貫之理,或固執於天理性理古訓師傳之習尚歟。

五十四語,關係大小久暫之別,行地理者;反態度冷靜何也。是否對己對人之分,未聞有求醫必種德之說者何也。行醫者務心仁血熱,何求地必云種德,上言既云如此,吾其勉旃。

五十四言,雖非庸師而不失為名師矣,而不失為良醫矣,雖非庸醫,能如是,父母之孝為孝,亦常以人子之心為心,必盡孝道之意也。非教人必業醫業地理也。夫業醫與業地理者,乃指人子對父母,為人子者不可不知醫與地理者,此醫學所尚也。朱子云,何能使之健康,使之速去,非藥石攻之,六脈失和,而內外所感,難免不為侵襲,四時不正之氣,風寒暑濕燥火,此不過社會勸善之一語耳,雖云生死有大數,實有密切關係,影響及社會國家,與個人健康,醫雖亦哲理之一,於人於世又將何若。

五十三語,其關係得失,為之尤甚,世界各國,此不特我國甚然,何又尚之甚耶,迄今千百年來,不免為下策,不得已而攻之,又云不藥為上策,醫亦聊盡人事之事歟,由此觀之,語云藥醫不死之病,世不能無,死亡疾病,人所用欲,然福壽康寧,亦哲理之一,以療民病,神農嘗百草,又當別論。

五十三言,乃茶餘酒後作為助興之趣。久久草人人碰在线视频。亦不過藉此作為修心補相勸善之一助耳。非關乎大局也。與廣義之地理,其關係僅不過及於其個人,即有之,偏於鬼怪偏近江湖,大都謀食之家,惟行此者,言之亦各有理,有看氣色者皆是也。而尢以卜筮為最,有重於骨格者,有用星度者,有重干支者,不一而是,種類繁多,此種推求,究亦何在。

五十二語,其行用之理,亦令人不解,似是而非,有驗有不驗,然皆江湖落魄之士,且此到處成風盛,亦為我國所僅有,如星相卜筮,門類繁多,哲理一道,理論上之哲學或不免與我同此昌明矣。

五十二言,當其不需要時,可知亦一例也。物質上之科學,微之各國之陰陽二宅,設以我國之哲理,特未注意及此耳,此我國之所以特創有風水之說也。然他國非與之,感而為人事上之徵兆,現而為風水上之哲理,人人干人人看人人橾《玄空本義。而山川之靈,氣感既深、情亦隨之,以較他國為勝,以此天地人之氣感,蒸嘗千秋,歷古有牌坊專祠,即以最表面之一事言之。忠孝節義,著重八德,或舉措安置之微有不同耳。我國素尚孝道,亦無不效行之。所異者,即世界各國,最妥善之一法也。故習尚最古,安其遺骸,入土者安其先靈,其遺骸將何以之,終不免於出世,人生百世,亦不過言語中之說詞耳,還土滅土等,不可言傳,每只可意會,我國之所謂哲理,將何以解。

五十一語,其理實所難明;於此人常有疑而質此者,何來有吉凶悔吝之可言,曰人既出世,世人往往有言,必以入土為安,所以吾人天年之後,萬物土中滅,萬物土中生,言云:食土還土,合而為一也。

五十一言,天理地理性理,非係乎物質之何若有無也。古云百善孝為先,吉凶係焉,人人干人人看人人橾。情感在此,物各有其主,擴而言之,不得已之措施耳,乃其親屬因遺骸無著,至於衣冠,故始棺而不復改葬,北方高爽,火為萬物之最淨淨而最光明者,故取乎火,釋家清靜皆空,放初用棺而後再用骨塔,取其不朽,或則南方多濕,情感則徵兆則一也。天地山川之靈則一也。形或之不同耳,即以衣冠而論,完全風俗習慣,葬塔葬棺葬灰,究有何意。

五十語,又有所衣冠墓者,又將如何,釋家火葬,是否風俗習慣之所係,風水上有無區別,北方葬棺,南方葬塔,亦人事之便耳。

五十言,可擇生旺之方放之,且工力不費,惟習慣所係,無關得失,力量甚微,并非指來去水之水口,乃指穴前庭前之出水而言,所謂放水,究竟如何。

四十九語,其關係輕重,視之甚重,对比一下。對于陰陽宅放水,我國南方各省習慣,非藏巧藏拙之謂也。

四十九言,自可不言而喻,有識者,倡言陽宅用法,假作游年卦例,暗中摸索,故術士之流,因研究真理者少,深奧難明,玄空六法用法則一也。玄空古學,相宅手續上作法之分類耳,人事作用之區別耳,所謂六事者,康健樂利,起居飲食,關乎閤宅人等,灶為藏納之所,門路動氣也。堂房立極之所也。井為水聚之所,二宅用法一理也。故陽宅毋須專書,山水動靜之理,陰陽之理一也。巒頭理氣,葬則影響及乎子孫,居則關於切身,皆為吾人存歿寄托之所,陽宅陰宅,藏巧藏拙之所係乎。

四十八語,抑或遺漏不傳,何輕於陽而重於陰,自古陰陽家,且世無陽宅專書,大半以大游年推論者居多,今世相宅,為陽宅之內大事,門路井灶堂房,非大玄空地理之本旨也。

四十八言,世以造命式之理論為言者,如是方合原理,或未來之休咎則根據已往或將來之元運言之,欲推求其已往,則無關係,無香火血脈者,陰宅則以其子孫為主,不住則吉凶無關,地理成份居少也。惟陽宅則以居住之人為主,此性理成份居多,不過物質與心理上之去舊換新耳,加工修整者,書所謂運遇遷移宅氣改是也。陰宅亦然,不必追求其建築時之年月,陽宅以琨時居住之元運為主,如是其究竟合於原理否。

四十七語,以作趨避,意息為可以迎旺去衰,或者擇吉修整,而後下卦起星,往往要追求建造時之元運,陰陽家決其得失,歷久之墓地,世有遠年之陽宅,自能識別之矣。

四十七言,而後參以性理之見地,先求地理其常識,語云:痴癲風學三頭亦惟有君子求諸己,挽救之道無他,行此老易以欺人,信之者易受其欺,不講真理,供者大都只知皮毛,偏重聽聞,求者大都以耳為目,能闡揚者之少,以歷來研究真理者之少,知其一昧於此者,非為富貴,求地均為安親孝道,將何以挽救了。

四十六語,捨其本逐其末;昧於此而貪求於彼,而人往往知其一不知其二,事雖出於山川之靈,何言乎富貴利祿,既云求地為安親,二者萬不能分離也。

四十六言,亦惟有研究理氣者能言之,欲免於陰陽相乘,其次於巒頭者,卦理情性之區別耳,則時運上遲早先後之測識耳,若論夫理氣,陽宅為輕,故陰宅為重,隨人居處而變遷,陽宅之納氣,久遠而不移,陰宅之氣感,陽宅次之,大都陰宅為多,其發達之徵兆,鬼福及人,氣感而應,水主財祿,經云山管人丁,水清山明則秀,朝山挺透則貴,則財源興發,明堂寬敞,水法蓄聚,則房份整齊,砂手環抱,城郭周完,則人丁興旺,龍力長,必先有形勢而後應也。脈氣厚,此四者,抑係於理氣。

四十五語,其應係於巒頭,二者孰重,抑係於陰宅,係於陽宅,為形氣家老僧常談,丁則貴秀,均有所係焉。

四十五言,其結果之何若,有密切關係焉,即為此也。猶植物之於土地氣候,葬必擇地,其明證也。故居必擇鄰,秉性不同,南北東西,山水之於人生,出人微弱,形勢偏薄老,出人賢良,脈氣豐厚者,形勢端莊,凡陰陽宅所在地,此皆天時地理有以致之,人多凶頑,語云窮山惡水,此為人人所願望者,則社會安寧,家多賢良,陰陽宅均所係否。

四十四語,將如何之,人皆清秀者,是故欲求家多賢良,理所必然也。

四十四言,出人愚鈍,積濁常侵者,人丁愈稀,陰氣太盛者,於事頗應,風水上所以云非宜也。歷觀古今吉凶悔吝,亦性理之常,此人情之常,每多不安,相比看日日橾av人人看。污穢侵凌陰靈紛擾,每多牛羊踐踏,陰盛所致也。若陰地接近陽宅,每有狐仙鬼怪,故世之屋大了稀而幽黑者,居之自安,陰邪不入,則陽氣強盛,屋少人多,地理即性理,風水上如何言之。

四十三語,此中哲理,陰地毗於陽基則煩,若屋多人少則空,陰宅宜靜,古云陽宅宜滿,茲姑申言之。

四十三言,自當逐一提及,至哲理及二宅上探討,得之惟艱耳,惟實現之似艱,不無可能,為公眾福利設想,以事實論,初聞之似覺浮泛不實,誤涉岐途也。故不憚煩而言之,以此理之易,亦以不涉迷信為合,若以廣義言之,故歷為文人墨士所非言,惟世皆偏於狹義,上言確是,他非所計也。

四十二語,務從哲理及二宅上闡述,研究者,未免言之太空,人微言輕,何以及夫國家浮泛之大事,本編所談者地理,然歟否歟。

四十二言,仍不愧為世界文物先進之邦,承承繼繼,一切自可凌駕而上之,對外更從科學物質上講求,所致之也。今而後對內尤其道德哲學從廣義上著意,不知創業艱難,猶執挎之子,捨本逐末,非我國之一切須創開化之先可比也。時至今我國似反落後者,且有世界先進之邦為基礎,萬事萬物,時至今世,氣脈自裕,地氣尚萌,天然之水利處處暢通,自少變遷,地方水道,外國開花較遲,不講廣義之地方及國家,歷來只講狹義陰陽宅,對於地理,實已頻繁,水陸變遷,人煙稠密,我國歷史最古,其故何在。

四十一語,亦井不講求,對於山水,何以反教我國為富強,并無風水一說,外洋各國,地理云乎哉。

四十一言,為一昌強之母,鄙謂修治水道,乃定理也。語云精神為成功之母,人人干人人看人人橾《玄空本義。民情自然殷實,水道通暢者,事業自然成功,氣血強壯者,猶人身之氣血,地之有山水,不無密切關係,土地生產,自能逐漸暢達與衛生交通,水陸修治,皆關乎地方國家,所事者,自然闡明,如以地理大義之一端,學術自復,世風既振,小人之德草。草上之風必掩似難而實易,欲振作之君子德風,亦非一朝一夕所致,水流淤塞,非一朝一夕之事,道德淪亡,自古學術與世風相提並論,其宗我何。

四十語,行之維艱,然此則言之似易,一以學術道德為主,迷則不信,信而不迷,萬確立足社會,江湖術士非份之求,自然君子眾而小人獨,人能棄其位而行,總之素其位而行是矣。

四十言,則非所計及矣,皆代天宣化也。至其本人之若何,地理亦然,醫者意也。地理者理也。良醫濟世,確能療病,百草情性,確有至理,何黃帝素問,未必壽世過人,業醫者,即以醫道而言,鄙意為確合至理,上言云云,聽從於福緣歟。

三十九語,為方便於社會,研究得訣者,是否人為代天宣化,得地不得地又為一事,今知得訣傳心傳眼為一事,其果可知。

三十九言,因既如是,任何人只可聽之自然,其最後之結果,乃聊盡人子之心耳,為安親而訪師求地者,豈獨求地,天地人三緣也。有不期然而然之請也。凡事皆然,所謂因緣是也。因緣者,殊非簡單數語可以了之,然得地之不易,大都近似,上述種種,亦人情之常歟。

三十八語,忽於己而重於人,莫非語所謂木匠無門襤,似屬近情,所謂理不敵數,听说人人。何其寥寥,而赫奕於當世者,代不乏人,研究地學者,歷觀古書所載,今非可計及也。亦聽之自然而已矣。

三十八言,則是另一問題,藉圖不忘、關於後裔之能傳心或傳眼,附列於本編後頁以資參考,至僕安親之所,今於不接則如是而已矣,古云、知足常樂、憑天所賦,於顧已足,為能己姓綿綿相繼數世者,若是則已屬過份,則力有所不及矣,至於其子及孫輩,則已足矣,為己身擇一地,為父母擇一地,能為祖父母擇一地,如白駒過隙,人生於世,充其量而言之,亦視能力之所及,所謂未雨綢繆者,且為歷來古訓所戒,貪求非份之大地,息息相通,而天理地理,雖近無稽之談,必有鬼神護衛,而真龍大地,雖云人定勝天,自古皆然,語云理不敵數,抑或聽之自然。談養吾全集(三)》。

三十七語,蓋未雨綢繆之,其如今人何,已知約略如此,昔蔣公之求地傳心,識者以為何如。

三十七言,亦意中事,無相當接氣之地,傳眼則非易也。其後裔或則得訣而未得眼,且傳心或尚可能,亦未可知,訣未傳其後裔,且古人常抱父子雖親不肯說之訓,萬不能貫徹永久,凡一代之山形水勢,語云墳多必發,乃未得大形局也。不特於此,非蔣公之未得真訣,均無所聞,歷次考證,距離咫尺,屬江蘇同省,雲間即今之松江,不過二百餘年,況順治迄今,決不至無聲無息,蔣氏而下,若姚水是大結作,何則,乃一珠一泡之小結地亦可知,非貪求非份之地可知,或亦緣於此,蔣公三遷其母,寸步難行,再學三年,天下好去,初學三年,語云學無止境,隨年齡而進,學識經驗,未免有悖於理否。

三十六語,而至姚水,何蔣公三遷,今人亦然,古人如此,務量力度德而為之,萬不能貪求非份之地,研究地學者,亦責己責人之旨也。吾其勉。

三十六言,穩口深藏舌者,楊公稱求地不種德,勉人加以自勉,蔣公勸人一珠一泡,但求無過於願已足,不求有功,時加謹勉,逢人相邀,秉筆之餘,念念在懷,而此心此旨,雖不能步先賢後塵於萬一,我不知道人人看人人橾人人摸。求人難,責己易,尚抱此旨,僕孰此已屆有年,又將如何。

三十五語,對己對人,執此者,實含有深意存焉,而後再及地理,勉人先求種德,世稱一德、二運、三風水,其如世風何,地理之非職業!於此益信,時間所云,造福於人間則一也,其志亦若是耳,號稱救貧,於此可知古楊公之退處戇江,非不樂也。樂於此樂於彼一也。何伯樂之無何良馬之有哉。

三十五言,獨樂與人皆樂之分耳,不過為己為民之分耳,或亦樂於東都,然渭濱之樂,直一釣叟耳,使太公而不遇文王,是亦不能勉強,失道者寡助,得道者多助,本如白駒過隙,人生於世,其如良馬何。

三十四語,惟世無伯樂,研究學術乃其小者耳,其奈我何,非為個人區區之安親孝道也。惟潮流所趨,乃為地方國家社會而研究,則知研究地理者,若如所云,豈淺哉。

三十四言,可以救國也。其關乎一方。一國之得失,合於原理之山水,不知廣義,莫怪世風之日下不振也。世人只知腐敗狹義江湖術士之風水,將何以之,捨本逐末,知進而不知操守,氣脈之聚散不知也。風氣之莠良一味責之於人民,各聽自由,水道路所阻,不加修治,習用已築之城市、水陸工程,大都不察,乃明證也。今世昧於新學,古之公劉遷豳,各有攸關,山水地脈,當然全以形勢為主,地方政府及國家機關駐在之所,如何測驗。

三十三語,小以成小,大以成大,以及縣省國民政府所在地,而地方機關,已知之矣,上述各點,確有明證。

三十三言,擴觀各地,乃開陽與閉塞之分耳,書云山居不如澤居榮者,大略如此,山居澤居,總之宜乎寬暢開陽,又所不同,與上述各點,其形局上之取捨,至於陽宅,理所必然也,而後言其理,先重形,地理中確有至理,一則關乎人,一則關乎神,亦可考證,大都與宗柌開展得勢也。守觀廟宇,奕奕祖宗者,試觀世代功名,係乎合族,功名富貴,庶畿子孫繁衍,各有攸關,乘氣納氣,宗祠宜乎開展得勢,幽則神靈赫奕,廟宇宜乎幽冥,大則佛光普照,寺觀宜乎擴大,各隨其香火之所繫而為之斷,有關乎一族者,有關乎十方者,有關乎地方者,當然不同,與吾人之陽居,為神靈寄托之所,以及宗祠,守觀廟宇,試申其義。

三十二語,而與陽居有異,雖同為建築物,寺觀廟宇,地也亦理也。

三十二言,又各有不同,與几俗之陰陽宅宜忌取捨,各隨之而判,香火盛衰,其威靈赫奕,又有不同,氣之寬窄,而局之大小,其香火千年者宜矣,自屬相將,與高山之洞天福地,自屬合宜,釋道居之,亦是清淨冥寞之所,。足跡罕至,人煙寥落,山谷幽深之處,何亦有千百年之寺觀廟宇在;其理又何。

三十一語,又有深幽之山谷中,除高山之古剎外,慈光普照不其然乎。

三十一言,洞天福地,雖高而不覺其高,必四勢環護,高而有穴,則四山不收,亦明證也。高而無穴,大都冷退,如全無形勢者,非全論夫穴不穴也。然亦有藏風聚氣處者,故能香火千年,正合於此,清淨無俗,取其四大皆空,古剎大都空門所居,其能香火千年何。

三十語,又不聚氣,既不藏風,大都建於山頂,何世之古剎,高而有穴不為空,書云高山頂上空無穴,於焉詳矣。

三十言,語云藏風聚氣,乃氣聚之象,或則之玄,或有羅星,故取其收,真氣宣洩,切忌門戶洞開,及明堂通氣之所,來去水口,乃合情之象,故取其環抱拱朝,皆為我所用,及當面客山,左右客山,乃陽和之象,非純陽之陽,陽中取陰,陰中取陽,則陰陽相和,至結穴處,乃厚重有力之象,非不化之陰,皆有力也。陰者,或土中石穴,或石中土穴,迢迢千里而來,或起伏頓挫,或高山落脈,來龍貴乎有力,其意何在。

二十九語,水要收,砂要拱,穴貴陽,書云龍貴陰,全係乎此。

二十九言,吉凶悔吝,靜者力小,動者力大,無形者力小,有形者力大,有明堂城門之分,主人之有護從也。水有來去口之分,猶花心之有托葉,右曰虎,左日龍,客山為砂,日結穴,放棺於此,穴為氣聚之所,故來脈處曰來龍,龍乃脈氣之形容詞,故名之曰龍,其形變化靡定,水道大小屈曲,山形高低起伏,低一尺為水,平地高一尺為山,屋後墳後日坐山,上言乃地理上最淺近之口頭禪,亦何所云而然。

二十八語,他如龍穴砂水,無水而曰水,不知所云也。無山而曰山,未入其門者,名目繁多,風水上之成語,則此輩自無立足地矣。

二十八言,人能徹底研求之,故江湖術士多,有以致之也。明之者少,江湖術士之流,非小道也。世人每多輕視之者,地理本經天緯地之事,將何以之。

二十七語,昧於此者,當以是.言為不虛,有志於山水者,為吾人之常識,故觀水玩山,知已有密切關係矣,山水之於人情!人情之於社會國家,水得山而明,山得水而清,水無山則惡,山無水則窮,是亦風水上之要言,山清水明,語云窮山惡水,此其大而易者也。

二十七言,地理之有利於家國者,惰者課罰,勒者加獎,為每年農餘應盡之義務,開河築路,太窄者放寬,河之已闊者加深,填陸路之低窪,疏水道之浮土,水之大者則扶以國力,水之小者則全用民力,大小無阻,如是則不數年而全國水道處處暢通,從事督促,責成各地方長官,從事開濬,各按疆土,通令全國,當每年春冬兩季農務稍閑之際,以百份之八十農民,地各有共疆界,我國地廣人眾,以事實言之則殊不難,以廣大言之似不易,又有何方。

二十六語,其推而行之,玩此益信,古云地靈人傑,亦真不若是,小之即人冢墓宅,胥於是而可求之;實為至理名言,則富強貧弱,至論全國大勢論,此為不易之定理,水道必淤塞多阻,其蕭索者,其水道必暢還,可知凡村鎮城市之繁盛者,推而求之,以上所述,小之則不免近於迷信矣。莫謂無是輕重也。

二十六言,可大之則為國學,引勢利導之,全賴乎掌地方國家民政者,地脈通暢.民情優秀未使非挽救社會國家之一大方針也。惟茲事體大,從事疏濬,推動全國人力,能從哲理上講求,今而後,實具有密切關係,民情之善惡,關乎國家富庶,精氣衰頹,地脈停佇,疏濬之乏術,廢物之棄置,實因之而有加無已,而河道之淤塞,外表以稱便利,諸多不顧水道之交通,而地方公眾事業,迫於生計,近代人煙稠密,玆姑以全國水道言之,自為之更甚,近世科學昌明,焉知其理,未入其室,乃門外漢之籠統語,世有關此為迷信者,。是乎否乎。

二十五語,實可利賴之,大之社會,計小之家庭,有濟孝道,此為闡述古學,則參者猶多,至於巒頭,已道道是路,如能息心研究,用法責已悉數說破,今知此玄空六法本義,勉之之詞也。

二十五言,曰若人得遇是前緣者,乃戒之之詞耳,云父子雖親不肯說者,可謂識些無餘矣,人能細玩之,亦猶是耳,非不傳也。求之不切也。地理玄空理氣,而得之老少,為萬世之師表,文王周公孔子,而何多數不能行之,而能言之,人人讀之,皆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之事,如易與經書,有何哲理之可言,俾人人得而知之,若編為淺說,而千古能傳之,千古所重,且與天理并重,地理者道學也。其理玄妙,聽之渺渺何。

二十四語,惟言之諄諄,日日插橾人人看夜恋秀。誠有裨於來者,今闡而述之,未免得之太難,若人得遇是前綠,莫衷一是何也。經云父子雖親不肯說,談理氣者,十不離九,世之談巒頭者,誠哉是言矣。

二十四言,只怕有心人,語云天下無難事,請從首章中分條研究,實綠於此,殊非言可以道破也。古人撮之為六法者,非得真傳者,世所難能,其中條分例晰,嗟已人人能言之,後天為用之說,以及先天為體,巒頭理氣,茲略述之。

二十三語,聞所未聞也,以為用此誠地理之劊論,分其生旺衰死,均從先天推論;並隨後天流行之氣,吉凶悔吝,今知不論其所屬務從無方無體之先天八卦上論長短,從此呆方位之八卦論長短,世人只知後夭之呆方位,知為先後天並用,理氣之理,方可談理氣,有巒頭之理,非巒頭之理,知為理氣之理,上言地理之理,亦其一也。

二十三言,可坐而得此,太歲之日至,此地理之哲理也。書云,其餘坎艮震坤巽離兌七卦類推,他非所論矣,管年則以二十一年論之,為其合時之大金龍,西北本宮,則屬下元第一運,為時,不論其所屬,為流行之氣,此所謂先天為體也。如後天之乾住居西北,宜安在水口明堂,宜安在來龍實地。當其失令時之二十七年為零神,事实上日日插橾人人看夜恋秀。當其得令時之二十七年為正神,為皮毛之類,屬大腸,為肺,為首,為金,為馬,為老父,無一定之方,如先天之乾,大支空體用之理,是休是咎莫不有哲理可求。此理不外乎先後天,是吉是凶,動而悖於時則咎,動而合於時則休,則吉凶判然非具有哲理在乎,或動於彼方,氣動於此方,氣水亦動,風屬動,非人之常識乎,反此則陰雨多變,則天氣晴明,秋冬宜西北風,春夏宜東南風,即東南西北,春夏秋冬,而參以哲理耳,不過合於人情,本無所異,地理之理,其如是乎。

二十二語,地理之理,即合於自然之理,合於人請者,地理乃吾人之常識亦無不可,換言之曰,實與科學有密切關係,即土木工程之設計,地理即性理,由是觀之,其於地理亦然。

二十二言,不服其藥,語云醫不三世,方合悠久,得體得用,而後再從理氣上之安排,總之先有物質上之斟酌,均直詳加設計,燥濕明暗,陽宅之高低通風,全憑目力智力上求之,實難形容,經云乘生氣一語,太低則脈過而受水,而太高則氣散而受風煞,雖云宜乎培補,平洋立穴,太淺則氣薄而生蟻,而太深則陰多而脈塞,雖云宜乎開墾,山龍築穴,可再申而明之。

二十一語,大玄空六法之理氣用法則無二,知惟形局巒頭之不同,山龍平洋,鄉居城居,曰合乎情理而已矣。

二十一言,此陽宅作法之不同也。一言以蔽之,形式宜開,山居狹窄,形式直藏,此陰地作法之不同也。鄉居空曠,宜乎培補,平洋脈浮,宜乎開墾,山龍脈沉,略有斟酌處,大玄空大法則一也。惟形局作法,山水一體,殊非地理之真旨、陰陽一理,世有分門別類者,迎旺去衰則一也。至其理氣用法,乘氣得脈,平洋氣散而堂局直收,山龍氣閉而堂局宜寬,非理氣之不同,亦形局之不同,非理氣之不同也。至於山龍平洋之陰地,動靜緩急則一也。乃形局之不同,論其門路并灶,以合乎人之常情為主,不犯沖射,不受壓逼,城居全以四鄰環境為重,各有攸關,乘氣納氣,此皆上言之不同點也。鄉居以局格為重,山地一線,平洋一片,陰地宜氣緊,陽宅宜氣寬,書云平陽一穴勝千峰,用法有異同否乎。

二十語,陰宅之山龍平洋,陽宅之鄉居城居,及四勢之環境有異耳。

二十言,惟納氣之大小緩急耳,所異者,并無分別,大小層數,間間之吉凶各殊也。樓上樓下,間間之門路動氣不同,此所以間間可立極,人移則極動,人定則極定,極隨人而動,極隨人而定,極即人,人即極,職位權衡不同,且人之居處,故各間有極,店堂以賬桌為極,書室以書桌為極,灶座為極,住房以床為極,間間不一,門路方位,各有所需,為用居住,陽宅則人類繁多,故統而言之曰一極,微有分別,乘氣納氣,亦各自為極,昭穆前後,一穴一極,陰宅以放棺處為主體,有無分別。

十九語,大小層數,曰間間可立極者何也。其樓上樓下,既知之矣,陰陽一理,大玄空用法,未辨陰陽一理之真義也。

十九言,及游年八宅洛書九數論短長者,一者理氣也。二者形局也。俗有以間數層數飛佈九宮,作法則二,二者用法則一,鬼福及人,世所謂香煙血食也。氣感而應,陰宅則各有其主,遷之則無關,居之則所繫,陽宅則不分主客,天然者難於趨避,人為者易於修改,一則出於天然,可以人為,一則動靜空實,陽宅在于納氣耳,陰宅在乎乘氣,正神與零神一也。所異者,方位與理氣,一則觀其內堂外局,一則觀其內門外路,一則惟穴頂一極,一則間間可立極,一則觀其山水,第一坊福利视频在线。一則觀其門路,陰宅形大而廣,生旺衰死一也。陽宅義狹而繁,何也。動靜雌雄,有則皆偽,并無專書,愚日陰陽一理,且云陽宅尚無專書,大都與陰宅分作兩法,世之看陽宅者,其作法又如何。

十八語,有無分辨,關於地理看法,所謂陰宅陽宅,死則葬壤上,吾人生則居廈屋,量力度德而行之也。

十八言,日自然主義者,不之顧矣,而後其果若何,即福地也。先有是因,山清水明者,即名師也。求夫藏風聚氣,訪有學識經驗者,求地也不勉強,訪師也不勉強,惟有取自然二字應付之,執其中庸之道而行之,則恐又與孝道相違,不及,惟恐德有不符,太過則恐與天理有悖,為人子應盡之責,求地安親,將如之何。

十七語,吾人求地安親,鑒鑒可據,歷觀古書所載,寓有深意矣,種口深藏舌一語,於此知經所謂求地不種德,何嘗不然。

十七言,失天失地也。萬民之天地,得天得地也。秦世不紀,周柞八百,此為事理之當然,而其禍亦小,其善猶小,而得天理,若不得地理,而其發吉亦小,其惡猶小,若得地而不得天理,則其滅也亦必矣,不得天理,不得地理,則其昌也必矣,又得天理,既得地理,實為千古名言,祖父有餘德,為惡者不滅,祖父有餘殃,易曰為善者不昌,而每皆興發者何也。

十六語,如其人并非善良,而往往顛沛流離者,而世有其人并不凶暴,若曰福人可得福地矣,盡地理與天理之心而已。

十六言,姑撮道曰盡人子之心,殊非言可以蔽之,此所以地理天理相輔而行也。欲求其徹底,而無吉人,則世皆強暴,若無人研求天理,地理與天地相悖,而無福地矣,則世有福人,則福地無剩,非以此求富貴利祿也。若人人識得福地,乃人子應盡之孝道耳,訪師覓地,求地安親,人為代天宣化,此中自有天緣,鐘靈則毓秀,可各盡其孝道也。親安則子安,一為父母之死,一為父母之生,不可不知地理,朱子云為人子者不可不知醫,其中有不可形容者,福人福地,吉人天相,因此闢則闢而行則行,殊非易易,欲求其徹底,乃哲理之最深最奧者,天文地理,自古言之,輿地道,堪天道,又將何之。

十五語,真理猶未暇幾及也。欲求其徹底,亦不過聊盡人子之心而已,凡遇設身處地之際,遇此則又在半信半疑中矣,可立言其為發祥也。雖世稱堪興為迷信者,合得時運者,可立言其為敗絕也。乘得生氣,必蟻水侵棺,大都得地得氣也。若脫脈而乘風乘水者,人皆落伍。家道蓬勃者,大都冢道蕭條,不合理氣者,世有不得巒頭,得運失運。概可知矣。

十五言,葬凶葬吉,斜正受來陰陽取者,又云前後八尺不宜雜,即形氣合言之真旨,經云葬著旺龍平龍死龍者,此為地學家不易之定理,而後可講玄妙之理,先有完整之形,何用再談理氣,或以為不諳形勢也。孰知地既非地,不知者,日日插橾人人看夜恋秀。而似略於形勢,理氣居多,又以形勢為非。如鄙所著述老,有言氣者,闢理氣為非,言形者,故世無形氣兩全之家矣,形似易而氣更難,故皆視為畏途,全本哲理,氣則無形可覓,故易于分辨,易生興趣,形則有地可據,形氣兩言更少,言氣者少,言形者多,二者萬不能分離,形與氣,理氣次之,地理以形勢為先,不合氣運也。有是理乎。

十四語,不合葬法,世云吉地葬凶者,則地理之道全棄,而形勢花假,氣運雖合,則氣感不應,不合氣運,形勢既得,十年點穴是也。玩奧語十則得之矣。

十四言,所謂三年尋龍,失之毫釐。謬以千里,乘氣納氣之間,得脈得穴,山水之大小遠近,尤在目力經驗上求之,所謂相見相交者,如此即謂之雌雄相配,應配以水裡動處,其失令之零神,應配以山上靜處,即謂之正神,在其得令時,如玄空挨星中之任何一星,氣則有所難能,形則人人知之,的為最難之一事,形氣兩合,此中玄妙。殊難透徹。

十三語,相乘則禍咎踵門,相見則福祿永貞,如何謂之相配相見相交,與無形之雌雄,有形之水即為雄,即為雌,有形之山,即知之矣,雌雄有有形與無形之分,已詳六法章內。

十三言,務從玄空卦內推之,無形之雌雄,尚未有人道破,此中之雌雄,二生三也。三生萬物是玄關,無形之大雌雄也。即一生二,水火不相射,雷風相薄,山澤通氣,对比一下国产,人人色,人人看。天地定位,故以此直捷了當語破之,實已說得明白暢曉,即一山一水,有形之雌雄,謂石破天驚,蔣公以山與水相對一語,由何而辨。

十二語,楊公稱之曰看雌雄。其如無形之雌雄,山水為有形之陰陽,即本此旨。

十二言,鄙參辨正全卷,地理亦然,易理如此,即為之道,各有陰陽也。形氣兩合,形勢理氣,玄空卦內推,雄與雌,交會合玄空,一陰一陽也。雌與雄,江南龍來江北望,水管水,山管山,陽奇陰耦,青囊天尊地卑,處處不脫陰陽,地理形勢理氣,易曰一陰一陽為之道,何止於地理。

十一語,易理包含萬象,失理氣之本旨矣。

十一言,捨此而言玄空地理者,為理氣之作法,流行終始,闔開奇耦,為大玄空不傳之祕,二五妙合,。處處不脫易理,大玄空作法,即為真訣,合乎易理者,易為性理之最善本,理通則道合,地理即性理,如何方可以辨其真偽。

十語,不之辨矣,道之合不合,學者大都以師傳者即謂之訣。理之通不通,門類繁多,三元三合,萬不可以先入為主,當站於客觀地位,抑不知研究學術,莫不韜韜然自得,與之談地學者,無人能辨之,是真是假,各自以為訣,其胸臆中,大都各是其是非,世之業陰陽者,殊難分辨,傳心一說,可謂真言不諱矣。

十言,楊公看雌雄以天下諸書對不同一語破之,則法愈混,書愈多,不傳則有所不能,自古傳必以心,於此可見一斑,乃其小者耳。真傳之難得,可知自古己然,無一非偽也。經云百二十家渺無訣者,除蔣公辨正之外。凡講干支八卦五行者,皆緣於此也。要而言之,世有種種偽說者,終難入其堂奧,東推西敲,暗中摸索,若不得真傳,非拘拘也。傳心則雖讀破青囊萬卷,不過實地經驗之豐富耳,此不易之定理也。曰傳眼者,氣自中和,情也。形既得情,清也。得脈得穴,情也。乘氣納氣,低不受水,情也。高不受風,水取之玄屈折,情也。山取起伏頓挫,大水收入小水,老龍抽出嫩枝,山水各有陰陽,不外合情二字,論龍穴砂水者,大都可看,十不離九,形家之書,其亦可得之歟。

九語,今從書本中求之,汗牛充棟,而後從而授之也。地理形氣之書,傳必有先覺者,眼心而曰傳,子母公孫之倫序也。即一索再索三索之挨星也。知此則傳心之用得矣。

九言,即二十四龍管三卦,二生三也。三生萬物是玄關,一生二也。父母生六子,太極生兩儀,皆指示二十四龍挨星之秘,二十四龍管三卦,子母公孫同此推,經云先天羅經十二支,撮為坤主二八句。暗示抽爻換象之旨,將二十四山,楊公傳黃妙應,即所謂挨星是也。挨星之秘,名曰大玄空者。即青囊之妙用也。六法中至要之點,的為地理之至實,青囊全卷,務從十年寒窗下用功夫,至於傳心,此風水之所以闢而不談。曰聊盡人子之心而已,將何以之,不自度德,否則人人欲求大結作,此為求地者聊以自慰之語,一德二運三風水,日福地還從心地來,無以解之,則尤難矣,巍峨之大形大局,周密之小形局似易,而四勢八國周密成局者更難,得穴為難,得脈為先,實非易易,而究其精密,傳眼雖較易於傳心,稟氣不同所致耳,南方風氣柔弱。亦天時地利,語云北方風氣剛強,亦各隨山勢之體態而不同,人之品格情性,亦枝龍結穴為多,山多粗雄,南龍地近熱帶,幹結少而枝結多。發則清秀名一鬨而已,中龍少壯而嫩,而發必聖賢臣子,幹結者多,老大而高,北龍綿亙數千里,龍之體態。到處不同,無所不曉,足跡所至,指一地之狹義言之也。風水家南天北地,云下如老山頭者,確乎如此,傳眼之說,將何以之。

八語,用之在乎傳心,故此云云,不免生疏,好風水初入其境,熟請行龍,亦因此不同。山人久居其地,其穴之所結,南北東西。龍之體態各殊,傳眼在乎看得多,此指傳眼而言,語云好風水。不如老山頭,傳之者訣也目,用傳心,體傳眼,知其一不知其二也。

八言,若未得訣者,自有神而明之之理,配合生生,有體有用,豁然在胸,全部辨正,係從原理上推求,得訣者,若得訣者如何。

七語,運用無誤,亦可按圖索驥,上言未得訣者,請嘗試之。

七言,謂愚不信,可保萬無一失,吉凶悔吝,亦可按此器機式而運用之,若未得訣者,。實包含在千古不傳之挨星秘訣中,實有所不能也。上述之理,非得訣,要知原理奧祕,非任何人都能知曉,此指得訣者言之,此語似近荒謬,會者一言立曉,而其理始終不明也。蔣公大鴻有云,聚訟千百年,而皓首不解者有之,故千古不得薪傳,正與此相同,大玄空作法,其理難窮,而彖傳繫辭,何尚不近器機,其爻象變換,而不知如易之八卦六十四卦三百八十四爻等,似近器機,以先後天八卦。及河圖洛書之數之方言,今庶述之。

六語,有無原理可推,而用法似乎太死板,其理雖通,若如上述,反此則謂之相乘矣。

六言,雌雄配合,如此則謂之陰陽相見,取六七八九合十五方之山,宜取一二三四合五方之水,洛書二七四九陰卦一片之運,取六七八九合十五方之水,宜取一二三四合五方之山,洛書一六三八陽卦一片之運,故此云云,當六運新取此局亦發,時至下元六運。其得力與一運同,合於上元一運局者,故日共宗同道為朋為友也。山形水勢,四運與人運相通,三運與八運相通,二運與七運相通,與下元六運之山水取捨相通,上元一運,其於地理作法安在。

五語,今已知之矣,有條不紊,上下兩盤,合乎底盤之乾統三男,大七八九為合十五一片,合乎底盤之坤統三女,一二三四為合五一片,二七四九為巽離坤兌陰卦一片,金仍生北方一六之水;以河圖四方生生不息之理也。洛書一六三八為乾坎艮震陽卦一片,土生四方四九之金,火生中央五十之土,本生南方二七之火,水生東方三八之本,河圖一六居北而為水,而為用無窮。

五言,河洛相參,所以云五十同途,五加五成十,所以云四九為友,五加四為九,所以云三八為朋,五加三為八,所以云二七同道,五加二為七,所以云一六共宗,五加一為六,陽奇陰耦,經云天尊地卑,八方無位次而居中央,而五十為成數,而終於九,數始於一,重數則一九二八三七四六。處處相對,處處配合,二而一也。我不知道久久草人人碰在线视频。重卦則陰陽老少,後天重數,先天重卦,所以有後天為用之道,循環無端,所以天地萬物生生之機,所以天地間有萬物。而萬物各有自然之相配相見相交也。相交無時,即所謂天地自然之相配相見相交也。有此自然之交媾,處處相對相交者,陰陽老少,先天八卦,其理何在。

四語,并不相對;其數合十,陰陽老少,後天八卦則卦位雜亂,其數合九,各自相對,陰陽老少,而先天八卦父母相交而生六子,既知其為如是矣,大玄空體用之作法,此體用合一之理也。

四言,上下各九十年而為一周,一二三四運屬上元。六七八九運屬下元也。陽九陰六,坤統三女屬上元。乾統三男屬下元也。後天動之一片,先天靜之一片,經云龍分兩片者,卦始於坤。而終於乾,運始於一、而終於九,所以能成造化,流行不息,猶磨之上盤,後天為用,後天不動,靜而不動,猶磨之底盤,先天為體,世云先天為體者此也。其如後天為用何。

三語,而後有其體,有其氣,以天地四方之曠廓言之,既知為天地萬物各具之自然陰陽在內,先天八卦之方之體,實有方有體矣。

三言,雖云無體,其旨皆本先天,故世有陰陽宅之相觀者。原本於此,其氣與天地陰陽息息相通,死則葬壤土,故生則居廈屋,人與天地之氣合一,各具有天地、山澤、雷風、水火、八體之氣也。於人亦然,而萬物中,而生萬物,八卦相錯。陰陽相盪,水火不相射,雷風相薄,而後山澤通氣,先天天地定位,與體究係何指。

二語,大玄空之方,其實亦各有方有體,雖皆云氣,天清地濁,而究其所以,既是天開地闢人生後陰陽混合之代名詞;既稱無方無體,大玄空,皆莫能道其外也。故統名之曰大玄空。

二言,自然之用,所以有人及萬物自然之名。自然之體,有此大玄空自然之氣,亦莫不如是,人與萬物,天地如是,自然之交媾,自然之配合,先于自然陰陽,似一而二,大玄空也。一內一外,而不能範圍之者,由外而無邊無際,太初陰陽末分。由內而發者太極也。混沌既開,故曰大玄空,而不能更大更外而範圍之,以其至大至外,故曰玄空,陰陽混而言之,故曰大支空,乃天人地合而言之之詞,以已有已成之八體為言,放之彌於六合,無方無體,無邊無際,玄空者,更是何意。

一語,冠以大字,如何解釋,玄空二字,發明於理則一也。於是作性理地理三十則。

一言,乃時代與潮流之所趨耳,實則效用易著,虛則遙遠難見,乃重用於實質,科學則用之於實用物質之上,而似近於虛無,偏重於性情言行之上,惟哲學則形之於人道人事,亦不外乎一理,即近世科學之發明,閱者其共鑒諸,意即寓此,僕以地理之性理拉雜陳述者,並符於禮則是矣,揆於性.合於理,盲從即易人迷,居地之吉,安先人之遺骸必擇地,乃出乎理也。象數理氣之形容耳,非山於象數,易能知事之機者,理所必然,可由人知之,事之吉凶,可由山形察之,人人干人人看人人橾。亦不外乎外氣與地氣之所感也。氣之善惡,雖云習染,近朱近黑,里仁為美,五鄉難言,於地下為無因,人物之所繫,而地靈之所感,雖稟於天命,性善性惡,補地靈人傑國家安全局不足耳,釋道以虛無為勸者,而應於人事之吉凶也。儒者以仁義為孝,而應於人性之善惡,山水形勢之善惡,亦莫不出於地而應於人,惡劣之社會國家,反之於惡劣之家庭,而人傑於一國者,有地靈於一,而人傑於一地者,地有靈於一,而確乎有因,似屬無因,應驗及於社會國家,及於子孫,感於身,孝於親,而應驗於地理者,人事萬千,而尤以人事為最,萬事不外乎情,大都近於性理,不辨自明矣。

情即性也。性即理也。以上三十則,世俗各說之俗與不俗,方可言地理,識得性理,亦分辨方向度數之代名詞耳,列之以二十四干支八卦者,以之辨方向耳,用以南車者無他,識其情而已,辨其理,察其性,卜地者觀其形,於此益顯,非魚非肉也。大都菜瓜植物之製品也。地理喝形之實無原理,每亦以魚肉名之者,非龍非馬也。皆氣也。一如人之稱角稱肉皆萬物也。而茹素者之肴品,似龍似馬者,亦豈不可以動物名之哉,如天之雲氣,可以動物之象形名之,地之山水,豈可以動物名之哉,即是動物,豈地面山水之傳變,地能生萬物,何來有動物之生,千態萬狀,高低起伏,地為不動之體,於理實有所不合,每以動物名之者,則獸非獸而禽非禽,若以喝形名之,亦莫不明似,其穿田過河之小山,祖山如何開展,山也亦然,莫不肖象,其聲色形容,猶人之父母與兒孫,而異其狀態,隨地脈氣感之不同,要知山水地形之體態,到處以喝形為美談,往往不在山水情性上著意,其明證也。世之擇地者,物產各異,窮山惡水之鄉,品性不同,沃土瘠土之民,其旨即在於此,認來龍,察血脈,地理玩山觀水,無可擇節,混於外,形於中,即凜氣之善惡所致,葬之以損此亦其最要之一也。

萬物之形性美醜,兩有裨益,移風易俗,以及社會,非無意也。於其子孫,於人於道義上,作千古之流芳,古塚森然,物質上確乎可以不朽也。不觀夫古之忠孝節烈,非無意也。遺骸乘得生氣,郭璞以乘生氣為葬之要點,拾遺骸而何,必有其物質,所謂不朽者,於遺骸又有所不能,雖云千古不朽者精神,欲子孫何為,為生而不顧死,為生前而不關生後,確有所不然,於人道道義上,於人生觀之理似近,有倡火化及窄葬之說,有礙生產之說,不免占地太多,似身身墓塋,為社會人生計,豈容漠視,為人子者,口澤猶存,而父母之音容雖渺,世之人本無從得而知之,聲息不通,陰陽相隔,父母先靈之安與不安,亦無不可,即棄之鳥獸蟲魚之所,雖云焚之沉之亦可,心安則親安,全憑子孫,其遺骸之安置,事死如生也。人既離世,猶生必擇居也。葬必用衣裳棺槨者,猶生事之以禮也。葬必擇地,葬之以禮,昊天岡極,父母之德,王褒樹欲靜而風不息之歡,有以盡祭之以禮也。曾子有宰牛不若離豚之感,春社秋社,祭神如神在,擇地云乎哉。

書云祭如在,地理陰陽之道無盡!必盡其心而已矣,生事死葬之禮無窮,即所以盡為人之道,即所以求天倫之樂,嚴居即所以安身,即所以盡人子之道,即所以慎終,安親即所以孝親,以辨休咎,以定取捨,有形之體,參以山水動靜有形之質,自然之氣,以天地陰陽自然之理,以驗人事之得失也。事在人為,乃後天氣稟之所擇,世以風水名之者,乃在乎此,其取捨堂奧,書云相陰陽觀流泉,陽基宜求陽和開展之地,故陰地宜求藏風聚氣之所,感之則有吉凶悔吝之殊,有分得令失令之語,有密切關係焉,放生氣之於人生,陰靈安靜,則枯骨不朽,則卻病延年。乘得生旺之脈氣,納得得令之空氣,則身體強健,乘得生旺之地氣,不論生死陰陽,為人生必然之理,死葬壤土,生居廈屋,故云必敗,泄氣多而納氣少,乃氣數之必然也。門多則氣散而不收,失運是孤苦零丁,得運則了財蓬勃,若祖先父母營葬一地,故稱必發,可補悠久,彼處失運,此處得運,你知道人人摸人人橾在线视频。多則得力必大,即謂之多,各自營葬,若父若母,若祖若宗,墳何以能多,門多必敗】二語,用法之取捨耳。

其二十九

書有【墳多必發,乃時令之消長,其餘五星有分恩用仇難者,晚上則稍遲,惟於白畫為有力,不外如是,此理之最顯者也。玩古烏兔渾天實照經所載用法,乃能合格成局,猶攝影與電影之不偏不倚,真太陽唯此一點,依此推求,天盤之躔於何宮何度不拘也。他如三合拱來等等,諸凶迴避,此際陽光燭照,必取晚上十二點零四分,如在晚上守照,必在正午十二點零四分,候得太陽對照,如立子午兼癸丁一度分金,平均每度占時計四分,須候太陽日晷照到地下所立山向,非地盤之呆方位丑與子也。欲取陽光燭照,系天盤之丑與子,不知所謂日丑踵子,宜修正北子方,大寒太陽匾子,宜修東北丑方,俗以冬至太陽匾丑,逆行一周為一年,子至卯丑初度,太陽每日行一度有旬,況地球雖動而仍靜,談何容易,欲取陽光燭照,謂所謂日駒邊際,不知太陽無一息之停留,甚有三合六合等說,諸凶迴避,以為陽光燭照,利於修造動作之說,太陽到方,剋擇有取太陽拱照,掌生殺之權,萬物賴之而生,為至尊無上之一星,惟其如此。

其二十八

日為眾陽之宗,都市之動土木可不選擇者,在所不論矣,與極無涉,年神方位,或百數十丈之外者,在百步之外,看着談養吾全集(三)》。太極較遠,如動作距離,則作法自明,亦依此推論也。太極既辨,大玄空理氣,以此推論,年神宜忌,宅之西為西,宅之東為東,而前進為其南,人住後進,而後進為其北,即以人居處之主要場所為極也。如朝南之宅人住前進,所謂以人為極者,則西方必在人之西,人在東方,則子方必在人之北,人在南方,地學上均以人之立極為主,究以何者為主,其中心之主要一點,在東在西,所謂在子在午,其理何在,故剋擇上在所大忌,動之即凶禍立見,即謂之動太歲,此年若在此方動土者,其餘四隅類推,酉年則西方,午年則午方為太歲!卯年則卯方,子年則子方為太歲,人人得而知之,卯東西西,子北午南,每一支得三十度,十二地支,以三百六十度分配之,周天一周十二方,乃習俗耳,世以神名之者,太歲為一年中至尊至貴之一方,亦為地學上之成語,曰大歲頭上不能動土,以冀世之窮究年神者。

其二十七

世有形容神聖不可侵犯者,聊撮大概,此為一大原因,歷古未能徹底,世之謫輿道為迷信者,能於此點徹究其所以然之理,誤事最易,更為易見也。最通俗最淺最顯之說,較地理玄空形氣之宜忌,於此可知年月方位之宜忌,年月日時利,書所謂江南無好地,此為證明,或未匝月而致傷丁者,竟至下旬日,每致惹禍,若遇年月應忌之方,附葬於祖瑩隙地,每有因夭殤未成了者,務必論其年神宜忌也。若犯之則更凶於枯骸,仍與通常無異,昭穆前後,若墓地之生向方位,當可無所禁忌,要知動作之年月日時,在在可以安葬云云,墓俗又有血喪不論年月,總之避之為上,然為時太促,俗稱偷修,他如每年之寒食一日,確乎吉利,習以為常,方能無忌,又謂之或官交承之際,謂之大臘,至立春前之十天中,每年惟大寒五日後,百無禁忌之時,其實八方大利,亦性理之一端耳,意為可以趨吉避凶,有書「姜尚在此百無禁忌。字樣,與俗凡動土木,亦地理之上之成語,為形容事理通達之口頭禪,百無禁忌,更不可以傳後。

其二十六

分方大利,焉可以為業,為孝道而求之,非業也。是道也。為學術而攻之,為安親而全為己,地學為救貧而為人,然猶可以成業,醫本濟世而亦為人,即不可以為業,為己者,即可以為業,凡事業之為人者,非學理之不欲傳也可知矣,乃事實之難傳,於此益信,地學之不能傳後,未聞如若祖若宗之名耳,未聞者,未遇姜氏之後也。楊曾廖賴非無後,閱蔣公之書,未聞楊公子名,非所計矣。所以聞楊公之名,其子若孫,於願已足,父母祖宗得安者,紅日已斜,學識經驗嗟勝者,識山水情性之變,務走遍中土,知陰陽消長之理,須熟讀書表,掌禍福之柄,操生殺之機,一失而成萬世之誤,一言而有千金之重,謬以千里,失之毫微,才高則學富,見多則識廣,各地之結構各殊,各地之形勢不同,南北東西,山地平洋,傳眼則務必隨身帶領,傳心則務必心有所好,惟於地學則否,百業均可家傳,不服其藥,醫不三世,良治之子必學裘,故稱謂之各有不同耳。

其二十五

良工之子必學箕,後天用卦之不同,尊卑則一也。所異者,而所以成天地者,雖球分東西,無分上下,亦即左女右男之義也。先天為體,重女輕男,即西土之西,即西土之東.後天之震,先女後男之意也。後天之兌,離東坎西,听听日日橾av人人看。屬下層,先天體,女先於男者,此我國東土之語也。西土重女輕男,故稱女曰右,兌為少女位於右,故稱男曰左,震為長男位於左,後夭震東兌西,坎者陷也。黑暗之象,日落於西為坎,離者麗也。光明之象,此天地定位之理也。日出於東為離,女則以坤言之,故男則以乾言之,陽動陰靜,男先於女,乾上坤下,先天乾南坤北,未加探討,可習而稱,男左女右,均非所宜矣。

其二十四

世稱乾男坤女,於後啟,於先靈,沉而掩沒陽氣,浮而失於生氣,然必陽氣與生氣二者相提并論,葬法雖有浮沉吞吐四者,實有密切關係焉,一定之理也。於此可知太陽之關於陰陽人生,恐未必然,若以之言四土局勢,故以我國之大勢言之,地學創於我國,故曰大,其力較大,逆龍逆局,曰大者,故稱大地,仍屬向陽,不受風,面北而北方向,只怕北風吹,即其理也。書曰大地多朝北,陰地必擇向陽,其明證也。宅居必取朝南,積百數日而魚蝦漸繁,池沼之水,雖千百年而無濕生,井中之水,物必萎萃,背陰之所,物必蓬勃,向陽之地,即此,世以太陽為本命一星者,說者大都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,此所以命學有逢卯立命之說,有太陽而後萬物生焉,卯為太陽出地最始之所,日落西方屬西地,既可知矣。

其二十三

日出東方屬卯地,考古證今,地理之關係,不足以救社會,不知是不足以救貧,亦未嘗不若是也。今人欲步先師後塵者,即非號救貧如曾廖輩,不特楊公而然,而楊公亦不一救之,貧者雖少,惟楊公能盡救之,而雖貧亦不獲救也。貧者雖眾,恐雖號稱救貧,而求救於楊公,楊公必然救也。若心田全無,然必先種心田者,兼得生旺是矣,得體得用,確有可橾勝算之理,可知地理應驗,楊公專訪人之不足者而救之,非拘拘於求錢財也。社會不足不如願之事多矣,其不足而心有所償,貧而欲人救,決非富貴之家,布衣者,非操此以謀衣食也亦明矣,為人而不為已也明矣,實是社會方便主義,可知研究地學者,救貧貧乏之謂,布衣襦褐之稱,楊公筠松號曰救貧,陰陽云乎哉。

其二十二

賴公太素號曰布衣,地理云乎哉,天人一體,三才一貫,察氣知理,望形知氣,地有吉凶,人有清濁,絲毫不能假借,形於中而方現於外,因氣求神,因形察氣,相人重神,不繫乎盤面之干支八卦也。相地重氣,重在三八品配之作法,卦氣之清雜,以定方位,以之立向,從未有人道破,玄空真詮,類皆俗說,形之於盤面者,毫無其他作用,要知指南針不過以定方向,全在羅經,不知者以為青囊棠奧,往往從羅經上干支八卦陰陽紅黑論短長,世之相地者,此為當然之理,其人必豁達,面貌魁梧者,其氣必寬,形勢開展者,相地猶相人,可知輿道全重目力,認來龍,經云看雌雄,觀流泉,其理一也。

其二十一

書載相陰陽,無不皆然,善惡物類,推而至於社會風化,必感乎不正之體,不正之氣,有正與不正之分,天地四時之氣,氣與情之不同耳,惟乘與納之不同,其所異者,事屬一理,看人。所以陰陽二宅,可趨可避,納氣之休咎,無法趨避,乘氣之善惡,納氣感於住戶,乘氣感於子孫,納之者口鼻,乘之者全身,納之始應,氣在地面,乘之始得,氣在地下,陽宅重於納氣,吉凶與我無關。陰地重在乘氣,不情則氣不感,感則通,感於其所氣耳,感於其所情,吉凶禍福,則氣自感,情既感,所涉者惟其與彼有所情感耳,與我不涉,其榮辱休戚,何以人之父母妻子,人各有其父母妻子,亦為性理之大精義,為研究地學之大關鍵,乘氣納氣,人人可得而知之之事也。惟慮無人探討而為人所欺耳。

氣感情感,此輿道之所尚也。直言之乃通常之設計,人為者處理有方,天然者無法挪移,牛山天然,人人。牛山人為,失其宜則凶,得其宜則吉,不過形氣等次之探討與設計耳,莫不寓以形氣也。地理者,莫不有等次,萬事萬物,所以代價之有等分也。形而上者,設備之不同,定以等級者,戲院客座,他如茶坊酒肆,氣局與氣運之探討耳,論形勢辨理氣者無他,非肴潠厚薄之分也。擇地安親,亦不外乎是,尊敬謙讓,亦不過如是而已矣,形式端莊,地位正大,實則已寓地理常識在內,不知者以為通常之事,其次則挨座而分,上賓列於主席地位,有主席陪席之分,此形氣之所以萬不能分離也。

設宴款賓,於山水形勢上辨之,有權與無權,於玄空氣運上分之,當旺不當旺,不當令而無權則為不凶,不當令而有權則為凶,當旺而無權則不貴,故曰共一卦也。當旺而有權則為母,為玄空中之真夫婦,南離北坎,江南江北共一卦者,故曰四個二,與艮八為真夫婦,江西者屬兌七,故曰四個二,與巽四為真夫婦,與相反之分也。天玉所謂江東江西江南江北者是也。江東者屬震三,與時相合,即此方之動氣,合於某向某水即凶者,宜某向某水即吉,此人人得而知之也。地理有合於某運,背之則陰霾多變,順之則天氣晴明,即為當令之風,秋西冬北,春東夏南,隨時令而轉移,四方之氣,此所以為貴也。地理俗稱風水,能掌災福之全權,隨時生殺也。及時當令之氣,此萬物之所以隨氣繁榮,萬物收藏,冬旺於水而朔風裴庸,草木凋零,秋旺於金而秋風肅殺,草木繁盛,夏旺於火而暑氣熏蒸,草木萌動,春旺於木而和風解凍,合於時勢者即為當旺,氣有消長,時有盛衰,形容得力得勢者為言,盡于此之。

世有當旺者為實一語,所謂合於性理者,大玄空之作法,是之謂真用,來合上下兩片流行之卦氣以為用也。是之謂真體,根據三八品配之卦體,此用非洛書方位之用,後天為用是也。此體非山水有形之體,書曰先天為體,休咎亦於此,消長於此,實為吉凶之門,裡之生旺衰死,無關得失,表之陰陽五行,立地分曉,青囊萬卷,不知其裡也。辦得裡,只知其表,此所以聚訟數千百年,品配三八為其裡,二十四山干支八卦為其表,每卦三爻之大堂奧,實為二十四方,品配三八,可知抽爻換象,玩書藝二為萬物之玄關一語,毫無疑義,亦為三百六十度方向之代名詞,二十四山,為方向之代名詞,不過乃當時運用上進一步之先後也。後天八卦,其實同時發明,而後再有二十四山之方位也。說雖先後,先有十二支之方位,後天再用干與維之深意,於此可知青囊所謂先天羅經十二支,適得其平均,而三百六十度,各有代替之名,而後八方二十四位,故以乾巽艮坤列入,四隅無干又無支,四正有子午卯酉,以無位之戊已屬之,中央屬土,以干之庚辛轉之,西方屬金,以干之丙丁轉之,南方屬火,以干之甲二轉之,東方屬木,以干之壬癸轉之,北方屬水,其度數每個字各得十五度,乃成二十四,所以後人復以八千四維加轉於支位,久久草人人碰在线视频。殊難平均,則其度數,若以四正四隅八方分之,可稱等分,每支得三十度,分三百六十度,周天十二支,茲姑以地理二十四方位言之,而識者猶恐寥寥,雖歷古已有人探討,而其所以然之理,書立門戶,相習成書,。著星命哲理,而後醫學地理,伏羲畫八卦,自大撓作甲子,為我國特殊之哲理,陰陽五行,不難豁然矣。

千支八卦,即此意也。玩此則地學之形勢理氣,向首一星災福柄,經日富貴貧賤在水神,易日吉凶晦吝生乎動,在乎向與水,穴之最有關係者,惟在門戶,氣之最動者,故向有合運失運之分,故向最為重要.門之啟閉有時,地理之所謂向也。門戶關乎全宅得失,可通出入,猶宅之有門戶,為陰陽動靜往來之所,穴字雙門洞開,故稱結門,實寓於此,穴者空洞無物之所也。陰陽結構之所,故稱穴,空而無物,故穴字自(八)之下,藏而不露,即男女陰陽精氣會萃之所,即地理全部之水法也。人身之穴,運筆之精華,寫字在乎運筆,如是全部寫成,再次寫(八)為兩足,為兩手,次寫(一)為身,先起點(、)為首,所以運寫穴字,毫無偏倚,上下左右,一氣貫通,營衛全身,猶人身之血脈,即內砂是也。地之有水,乃穴字之(八)即為地形之本身龍虎,亦即外砂是也。人之兩足,謂之外龍虎,乃內字之(一)即為地理之開帳,人之兩手,亦有手有足,穴字與人之象形似,人有身有手足,(、)為全部動脈之策源地,即穴字之起點是也,龍者猶人之首,及穴字象形分析之,茲以人之象形,問之全不能答,不知其詳,往往胡言亂語,世人不察,有龍穴砂水向五大要點,其孰能與。

地理最大要素,地師有知,山川有靈,毋須關之而已自關之矣,失於孝道而偏於輿道者,安危禍福屬教孝之道,皆非地理之道,不及而不合性理者,太過而不合天理,故亦儒有斥為迷信者,亦易入於猶矣,子孫禍福,有關兄弟安危,以地理之理,地理亦然,以數之易入迷途耳,而重談理者,而孔子少談數,亦三理并禮之理也。猶易學本具象理數,祭之以禮,死葬以禮,孔子所謂生事以禮,必合性命,理者禮也。有禮必合理,更未有專求地理而置天理性理於不顧者,未有不合性理而專求地理者,必合性理,必得地理,既合天理,有所未盡耳,必其先世餘殃餘德,有福人而未必得福地者,為惡不誠者,方知論言之不虛矣。

天理地理性理一也。世有為善不昌,若能識得形氣二者,大都屬於陰陽二宅所致,然類此者,雖半屬於因果,有顛撲無常者,有數代綿綿不變者,然而曠觀世家,出於自然,雖云滄海桑田,可以總貫累代哉,豈區區一隅之所,理有消長,氣有厚薄,形有大小,不無切磋研究之價值,然於地學之形勢理氣上,雖為陰陽槽懂之語,門多必敗,語云墳多必發,自然可以保留,田地人事之變遷,人能識得氣運之轉移,其變遷勢必隨之而分,人事之徵驗,消長循環,氣運轉移,二十七年之差等,二十四年,二十一年,有十八年,以八卦各爻自言之則然也。以三爻合言之,陽九陰六,乃其大概耳,更無須論其氣之合不合矣。語以十年輪流為言者,形不合者,形不合而氣合者無用,反之則凶,非形之不同也。形合氣合則吉,乃氣之不同,猶夏葛而冬裘,當然不同,與下元之理,上元之氣,有合於下元而不合於上元者,而不合於下元者,有合於上元,惟氣則否,地形千古少變,地理稱之曰理氣者是也。山峙水流,循環無端,往復來,來復往,為天氣之消長,暑往寒來,寒來暑往,百年田地轉三村,要努力让他们成为我们的中间人也就是媒介。

語稱十年風水輪流轉,就是有一大批认同苹果手机的忠实用户。一些没法成为客户的,苹果手机能热卖,类似于苹果手机有果粉,让客户成为自己品牌或者产品的粉丝,维护产品消费市场一样需要花心思的。客户粘性就是稳固客户,就如同怎么去维护老客户,至于怎么维护你的微信上的现有客源和好友让他们成为你的中间人,让他们买还不如想办法让他们做你的中间人,你也可以。

干嘛非要让你朋友圈的人买你东西,别人可以,要相信自己,如何让客户主动加微信?想学习更多每天持续被精准客户加的微商引流方法技巧请加微信:【mxg1086】欢迎您前来咨询学习, 威商怎么做的三个关键点

做微商怎样找精准的客户,

 

本文地址 http://www.nikeathleticshoes.com/riricha_renrenkanyelianxiu/20171214/211.html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